第二百三十二章 醉酒的電話

作者:橘妮子
    宋允升的睡意早已襲來,不知不覺中就這樣睡著。

    若大的床上,兩人擁抱在一起。

    我緩緩地睜開眼,視線很狹隘。

    似乎不對勁,我猛然抬頭,宋允升的臉直撞在我的眼中。

    嚇得我跳了起來,為什么他會在我的床上。

    我再低頭打探著自己,我的衣服…睡衣…

    “啊…”

    我狠狠地將他踢下床,“流氓。”

    宋允升重重地摔在床下,腦袋撞到柜子上,腫了個大包。

    他摸著他的腦袋站起,轉身面對著我,“昨天不知道是誰自己緊緊地抱著我不肯松開,這會兒就翻臉不認人了。”

    我捂著自己的眼睛,溜到衣柜旁從里面拿出一件夏之光以前的襯衫扔給他。

    吞吞吐吐地說,“你…你先把衣服穿上再說。”

    他光著身子我可沒有辦法直視他,更不能確定他說的是不是真的。

    穿衣服的同時他順手將昨天寫的那一張一條收了起來。

    他的身材和夏之光也很像,衣服在他的身上挺合身的。

    我還抱著一絲希望的問著他,“我的衣服不是你幫我換的!”

    宋允升不停地打量著周圍,“恩?這里除了你和我還是第三個人嗎?”

    他無疑是默認我的衣服就是他幫我換的。

    我生氣極了,“你…你給我出去,現在,馬上。”

    直接上手將他推到門外,狠狠地關上了門。

    我無助地蹲在地上,淚水止不住掉了下來。

    他怎么可以趁人之危,太可恨。

    宋允升家門口早早地停著一輛車,等著他。

    車里王思秋焦慮地等著,她敲了好久的門都沒有人回應。

    大門口宋允升的身影出現,她迅速從車里下來,“允升哥…”

    她靠近宋允升,“允升哥你這么早是去散步了嗎?”

    宋允升沒有理會她,什么時候他們之間變得如此親近的,他自己都不知道。

    王思秋見他沒有應答,繼續說,“允升哥,范蕓阿姨讓我們陪她一起去吃飯,我特地過來接你好嗎的。”

    她將宋允升的母親搬了出來,她清楚宋允升是在意他母親的。

    宋允升確實停了下來,不帶任何感情地說,“你不用等我,我換完衣服后會自己去的。”

    王思秋沒有死心,“沒關系,我會等你的。”

    宋允升進屋后,王思秋立刻撥通了范蕓的電話。

    她并沒有和范蕓提前約好一起去吃飯,只有這樣宋允升才會答應和她一起去。

    宋允升故意在屋內呆了很久才出來,車上王思秋還在外面等著他。

    他沒有理會上了自己的車,駛出。

    王思秋下車想要攔住他,宋允升沒有停下,消失在她的眼前。

    她氣得舉起拳頭狠狠地打在自己的車上,也迅速地追了上去。

    我也迅速地整理好情緒,今天是金媛和宋鐘鉉出國度蜜月的日子。

    我已經和他們提前約好到機場送他們的。

    將金媛他們宋走之后正巧也到了吃午飯的時間,我和文俊輝去了一家餐廳打算一起吃個午飯。

    還真是冤家路窄,剛踏進餐廳門口就遇見了最不想遇見的人。

    餐廳里宋允升和王思秋與他的母親范蕓一同坐在餐桌上。

    文俊輝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拉著我轉身,“要不我們去別的地方看看。”

    我停住沒有動,很堅決地回答,“不用,就在這兒吃。”

    我現在離開算什么,不是說明我害怕他嘛。

    當然我是不會走的,餐廳又不是他家開的,我還偏偏就在這吃。

    我故意找了一個比較顯眼的地方,讓他一眼就可以看見。

    不僅僅是宋允升,范蕓和王思秋也注意到一旁坐著的我和文俊輝。

    范蕓盯著桌上的菜,示意宋允升,“允升你別光顧著自己一個人吃,給人家思秋夾一夾菜,那么遠她夠不著。”

    宋允升心里百般個不愿意,照他母親這話說的,王思秋的手是有多短,這么近的菜都夠不著。

    他隨意地夾著桌上的菜扔到王思秋的碗里,什么也沒說。

    還是夾的王思秋最不喜歡吃的土豆。

    不管怎么說這也是宋允升第一次給她夾菜,再不喜歡她也要硬著頭皮吃下去。

    我極力地讓自己不去看他們,還是忍不住時不時地將視線移到他們那里,將他們的一舉一動都看在眼里。

    我為喜歡他的女人感到可悲,沒想到他也和其他的男人一樣,換女人如換衣服一般。

    或許也是對自己的一種暗示,想讓自己看清他的真面目,不要再被他的外表蒙騙。

    但我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心,它總是會讓自己做一些自己不想做的事。

    那一刻我很自私地利用了文俊輝,我主動給他夾菜,還時不時地沖著他微笑。

    這些都是做給宋允升看的,并不是我真正想做的事。

    在愛情面前人有時候難免會很自私,我真的很討厭這樣的自己。

    怎么可以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去利用別人,那我和那些傷害別人感情的人也沒有什么兩樣。

    吃了幾口,我拿起桌上的包。

    以最快的速度出了門,“哥,我還有點事先走了。”

    文俊輝也追了出來,他到門口,我已經上了出租車。

    我會有那樣的反應,文俊輝很清楚是由于宋允升的原因。

    他有些失望,原以為自己還有一點機會。

    現在他已經徹底明白他和我是不可能的,行為我心里永遠都存在著一個夏之光。

    夏之光雖然走了,但是宋允升的出現似乎給了我希望。

    我沒有立刻回家,而是一個人去了之前和夏之光吃飯的那家火鍋店。

    那里仿佛成為了我回憶他的地方。

    最近的我在宋允升的身上看到越來越多夏之光的身影。

    有時候我還會一個驚人的想法,宋允升會不會就是夏之光。

    我很明白他不是,夏之光已經在車禍中離開了。

    一個人吃著火鍋,一個人默默地回憶著他。

    我的這些舉動在其他人眼中很奇怪,而對我來說卻很正常。

    我點的是特辣的鍋底,對我來說卻沒有什么味道。

    心里太過于苦澀,以至于什么味道都感受不到。

    之后又一個人來到附近的江邊,吹著冷風走著。

    一直在外面逛了一天,等天黑了才回到家里。

    我從柜子里拿出紅酒,一個人坐在喝著。

    只有將自己灌醉我才會不去想那么多。

    一杯兩杯,整瓶酒都空了。

    借著酒勁,我撥通了宋允升的電話。

    接到電話的宋允升很是奇怪,他沒有想到我大晚上的還會給他打電話。

    我一直重復著一個字,“喂…喂…”

    宋允升沒有表現出厭煩,反而有些擔心,“我聽著,有什么話你慢慢說。”
cs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