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沙氏和夫人談心

作者:一唱三談1
    柳天已經呆在了自己的房間里面,在心里想著,這小少爺的事情還需要稟告給老爺和夫人好。

    又想起了自己在街上的看到的場景,這府衙之中的丫鬟小廝可以讓那些書院之中的書生去教,自己再貼點銀子出來也是可行的啊。

    柳天在心里想著,我這就是這個道理。

    他看著桌子上面那位小廝譽寫的府規,這字跡倒是清晰,把毛筆也放在了原本的位置了,他看了看張張的紙張,在心里想著,我若不在,那位小廝或許是個可培養之才啊。

    他放下了紙張,又看了看硯池,在心里想著,我再考驗下好,還是人品出眾的好。

    “叔叔,我寫得怎么樣了。”那位小廝言道。

    “字跡倒是不錯。”管家面無表情的言道。

    “多謝叔叔夸贊了。”小廝言道。

    “你叫什么名字啊?”管家言道。

    “我叫丹青。”那位小廝回答道,“叔叔,你可以叫我小六。”

    “這名字倒是通俗的很。”管家言道。

    “叔叔,若是沒有什么吩咐,我先去忙了。”小六言道。

    “你先去吧。”柳天言道。

    柳天也站起了身子,那位小廝站在了一邊,跟隨著柳天走出了房門,小廝也帶上了房門。

    那位小廝接著去忙去了。

    沙氏在自己的院子之中不停的走動著,心中更是帶著滿腹的心思。

    馬律見著自己母親在走動著,走到了自己的母親的身邊,言道;“母親,你怎么了?”

    “我這不是在走動走動嘛。”沙氏言道。

    “你快回房中讀書吧。”沙氏看著自己的孩兒言道。

    “我知道了。”馬律言道,“母親,爹爹真會讓我再這里讀書嗎?”

    “我相信你爹爹的言語,不會有半點虛假的。”沙氏胸有成竹的言道。

    “難道你還有不放心的道理嗎?”沙氏接著言道。

    “我知道了。”馬律說完話,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拿起了書看起了書本。

    馬夫人正在畫著丹青,用的筆墨也是極其的鋒利的,那線條也是極其的不溫柔的,點點的墨韻在紙張之中四散開去了。

    馬夫人正在專心致志的畫著畫,絲毫沒有注意到了門外的敲門聲。

    她看著自己畫著山水畫,放下了毛筆,在細細的看著,適才聽到了敲門聲,言道;“進來吧。”

    管家推開了房門,來到了書房,見到了馬夫人,言道;“夫人好。”

    “好啊。”馬夫人神色悠然的言道。

    “不知哪陣風把管家吹來了。”馬夫人言語譏諷道。

    “夫人,你就莫要見笑了。”管家也不氣惱的言道。

    “不知管家所來何事?”馬夫人看著山水言道。

    “夫人,關于小少爺上學的事情,我已經安排好了。不過我怕夫人不同意,特意請來夫人一起去的。”管家不卑不亢的言道。

    “原來是讀書的事情啊,你安排就好了,我就不必去了。”馬夫人接著言道,“是在哪個書院讀書?”

    “友齋書院。”管家回答道。

    “哦,原來是這家啊。”馬夫人言道。

    “夫人,我對著書院的教書先生說,小少爺是我侄子,這可妥當不妥當。”管家接著言道。

    “這沒什么不妥當的。”馬夫人言道。

    “多謝夫人。”管家言道。

    “夫人,還需要采購些什么東西,都可放心交給我。”管家言道。

    “你且下去吧,我有事情自然會找你。”馬夫人言道。

    “我告退了。”管家言道。

    管家走出了房門,關上了房門,面對著夫人的反應自己也了如指掌。

    馬夫人看著這幅畫許久了,掛在了屏風上了,又聽聞到了管家的言語,在心里想著,自己還是需要去趟沙氏地方走一走,可又想著不妥,走出了書房,對著一位奴婢吩咐道;“去把沙氏找來。我有事情找他。”

    “奴婢知道了。”那位丫鬟言道。

    就來到了沙氏所住的房間了,來到了沙氏的面前,言道;“夫人,找你有事要說。”

    “我知道了。”沙氏言道。

    沙氏又看向了自己兒子所在的房間,跟著那位丫鬟一同走向了前廳去了。

    馬夫人正在前廳站立著,見到了丫鬟帶著沙氏來到了自己所在的地方,對著那位丫鬟言道;“你先下去吧。”

    沙氏還不明所以,馬夫人牽著沙氏的手,走到了書房了。

    “夫人,你找我有何事啊”沙氏膽怯的言道。

    “你莫要膽怯,莫要緊張,我們兩個敘敘舊。”馬夫人溫柔的言道。

    “夫人。”沙氏言道。

    “你先坐下來再說。”馬夫人望著沙氏言道。

    沙氏看著馬夫人先坐下來了,沙氏也緊接著坐下來了。

    “夫人,我兒讀書的事情怎么樣了?”沙氏言道。

    “兒子的事情管家已經辦妥了,書院也選好了,不過有一件事情要跟你明講了。”馬夫人言道。

    “夫人,你講吧。”沙氏言道。

    “你兒子聽管家言道,并稱為他的侄子了。”馬夫人斟酌的言道。

    “多謝夫人。”沙氏不卑不亢的言道。

    “你怎么就不擔憂呢?”馬夫人言道。

    “夫人,老爺和夫人能讓兒子繼續讀書我已知足了,不奢求別的。”沙氏言道。

    “真是個知足的人啊。”馬夫人看著沙氏,帶著可惜的言道。

    只有沙氏在心里清楚,這老爺是不好惹的角色,能讓兒子上學也是滿足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話要對我說呢?”沙氏言道。

    “奴婢有些話要對夫人講。”沙氏言道,又停頓了一會兒,言道;“我又怕夫人你責怪。”

    “你有話且對我講吧。”馬夫人言道。

    “多謝夫人。”沙氏再次道歉道。

    沙氏好似在回憶往昔一般,又隱藏好了神色,對著夫人言道;“夫人,我想家了。”

    “這里不是你的家嗎?”馬夫人言道。

    “這里不是的。”沙氏輕聲的回答道。

    “你家在哪里?”馬夫人言道。

    “我早就沒有家了。”沙氏接著言道,“記得小時爹爹帶我去踏青,記得娘親喂湯圓,記得一場大禍已來臨,我們全家是都四散,不知爹娘在何處。”

    馬夫人這才聽明了沙氏的所說的事情,輕聲安慰道。

    沙氏的神色才好轉點,對著夫人言道;“我沒事了,讓夫人見笑了。”

    “說出來就好了。”馬夫人言道。

    馬夫人和沙氏交談了許久,沙氏這才離開了書房。
cs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