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三章 小心駛得萬年船

作者:大瓢潑雨
    小東酒館所在的大樓后院,是一處幽靜的小公園,花奔、松樹、亭子、小溪等應有盡有,這是茜垵市樓宇建筑間的標配。

    馬車停到了后院門口,陳帆和吳杰從車上下來,不緊不慢好似逛街一樣走進后門。一入后門見四下無人,倆人立馬像是脫韁的野馬,連蹦帶竄,閃過松樹,越過小溪花奔,穿過亭子,風一樣的來到小東酒館的后門,門都不敲,開門就閃了進去。

    時間就是生命啊。

    小東酒館的后門在廊道中,一般很難被發現,進入小東酒館的后門,便能看到院子式客廳里的半個井沿。守在這里以處理刑事案件為由的兵士和道俠,聽到動靜連忙端著qiāng閃出來瞄準他們,見是吳杰帶著一位帶黑面具的沉穩青年,嚴肅的表情頓時松弛下來,趕緊放下了qiāng。

    陳帆走到井邊朝下看了看,隨即二話不說上前先問繪圖的人員來了沒有。

    這時候一位身穿淺藍色的校服少年來到陳帆面前,棱角有質的,青澀的臉上露出一絲害羞,他沖陳帆鞠了一躬,“叔叔好!我叫諸葛楓楊。”

    ‘叔叔……’陳帆嘴角抽搐了一下,但看這少年最多也就13歲,讓他參加這樣的任務,會不會太草率了。

    旁邊的軍官看出了他的疑惑,連忙與他解釋,“這是茜垵市少年記憶繪圖冠軍,只要描述的準確,他幾乎能百分百還原出來。”

    陳帆再細看少年體內的內源場,竟然隱約有向異化人轉變的痕跡,看來也是一位天才,于是沖他伸出手指,“好好干!”

    “謝謝叔叔!”諸葛楓楊朝他露出青澀的笑容。

    ‘叔叔!’陳帆心中頓時無語,不過也無所謂,他又看不出自己的年級,原諒他了。

    這時候,吳杰抬腳輕輕跺地,腳下的內源場滲入地下,隨后青磚地面的縫隙中,鉆出兩個手掌大小的樹根小人,它們一個撲向諸葛楓楊的肩膀,一個撲向陳帆的肩膀。

    “他們能讓你們在心里交流!”吳杰指著他們肩膀上猙獰的樹根小人。

    陳帆點了點頭,轉身就跳進了井里。

    “呀!他……”諸葛楓楊震驚的張大嘴巴,這水井10米深呢,說跳就跳,嚇死個人啊。

    陳帆落到井底聽到諸葛楓楊的叫聲,隨即笑了笑,“井深10米,內部寬約1.5米。朝東南方向齊腰的井壁上,有一塊深色的磚頭,按下即是門戶。”

    諸葛楓楊聽到聲音,連忙回到屋子里,拿起筆開始在桌上撲著的一人長寬的方形紙上繪畫,速度又快有準,幾秒便畫出立體結構圖,并標上的深度寬度,以及門戶開關的具tǐ wèi置。

    陳帆拉開厚重的門戶,果不其然這通道里沒有被水淹沒,倒是通往地下的青石臺階上是濕漉漉的,而且里面的氦石燈全部熄滅,黑洞洞的難以看清楚。

    正當他抬腳準備進去的時候,貼在陳帆背后的韓小敏的虛影忽然拉住他,“等等,這洞里1尺深處,好像有什么東西當著!我能通過這個東西,隱約感覺到遠處的人!呀,這個應該是感應幻境!”

    這是韓小敏覺醒的第二種狀態,在這種狀態下,她可以把自己的虛影的一部分融合到別人體內,且相互之間沒有任何影響,無論融合那一部分,哪怕只是用手掌融合到對方手掌里,虛影也能能借助他人的眼睛看到他人所能看到的東西,同時也能發覺其它虛影的存在。

    此刻,陳帆相當于背著她,只是他自己不會感覺到任何重量,也不會有別的感覺。

    陳帆眼睛一轉,連忙呼叫吳杰,“吳大哥,給我送下來一桶水!”

    吳杰讓人為陳帆送下一桶水,陳帆接下水桶,朝著那看不見的什么東西潑了過去,清水穿過透明的墻落到臺階上噗的一聲,濺的到處都是。

    同時透明的墻消失了。

    “沒有了!”韓小敏連忙提醒陳帆,“你怎么知道這水能破這透明的墻?”

    陳帆放下水桶走進入口,“猜的,上一次進去的時候,他們并沒有提前發現我,所以我猜測,這東西不是一直存在,只要有東西穿過就會消失。他們既然敢打開這水井的地下河道的通口,估計也是為了監測水是否穿了過去,才留下的幻境。”

    韓小敏聽了不由的贊嘆他的細心之處。

    陳帆邊往下邊走,邊把這里的情況上報給諸葛楓楊,走過多少個臺階,臺階的高度寬度,拐過多少個彎,每個彎的方向等等。有了這詳細的圖,非常方便營救任務。

    而此刻,大慈法寺的門口,臉色蒼白身體羸弱的甲州正獨自一個人面對著市長和市長身后近百名的持qiāng兵士。

    甲州的身板弱不禁風,他面無表情,絲毫不懼的盯著這里所有的人,“你們的馬車若是再過半小時不到,過了這半小時后,每隔2分鐘,我會殺1個人!殺滿15個人還不來,下一個半小時,便是每一分鐘2個人!”

    年長的白發市長的額頭上沁出細微的汗水,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引以為豪的茜垵市竟然會有冥鯤毒瘤的存在,這真是晚節不保啊。

    眼前這個人,無論他用多大的事情利誘他,他都不為所動,就是要20輛3匹的馬車,還要求茜垵市通往南城門的大路做到空無一人,好方便他們逃走。

    若是不應就要殺人。

    他連忙安撫甲州,“車會來的,很快就會過來!不會耽擱你1分鐘,你且再等等。”同時心里不停的催促王靜總督,讓他營救的腳步再快一些。

    “我等著呢!”甲州的聲音提高八倍,“你們也別妄想拿下我,也別覺得我會怕死來拿我來做威脅,告訴你們,冥鯤組織的人,沒有一個人是怕死的。我若被抓或者死了,咱們就魚死網破,地下宮殿的5百人全部都會被淹死!”

    正在這個時候,他身旁的6號格子侍從的虛影與他通信,“長官,西南方向小東酒館的井下通道漏水了!”

    甲州的內心毫無波動,只在心里與他回,“無所謂,咱們的人都在地上,地下的宮殿的人早死晚死都是個死,怕什么!告訴兄弟姐妹們,車來之后,1車裝人質,2車裝食物,3車往后再載人!”

    “是!”6號格子侍從把消息傳遞到兜率宮殿。

    15位冥鯤戰士加4位侍從全在兜率宮殿,這里是一個通往地下宮殿的秘密出入口,而且通道口極大。今天早上他們就以幻境讓這里發光發亮,把進來禮佛的信徒從這里全部騙到了地下宮殿中。這些信徒看到地下宮殿倒塌的石像、宏偉的寶塔后,是激動的不行,只以為是神跡重現。直到他們來到中央宮殿,看到宮殿內被鐵鏈鎖著的少男少女,還有三位打的看不出人樣,動都不能動的道俠,才忽然意識到不對,可惜已經晚了。

    他們想逃但已經逃不掉,反抗的人被訓狩者和普通異化人就地殺掉,足足殺死20多位,他們摘掉這些人的頭顱吊在出入口的門框上。那手無寸鐵沒有功夫又沒有異化能力的普通人,看到這一幕嚇得哭的、尿的、潰神經的,還有直接心肌梗死的。

    這時候竟然有的人與訓狩者和普通異化人他們大肆宣講人權,還向他們索要藥品救人,宣講地獄報應,甚至還有發瘋似的辱罵。直到惹急了訓狩者和這些普通異化人,他們一連又殺死近百人,老人小孩子都不放過,把那些殘死的尸體扔到他們面前,才鎮住剩余的不到4百人,“想活命的人,安靜的呆著!別他么給老子講報應地獄,這里就是你們的地獄。”

    這些殺人的訓狩者和普通異化人,像廚師、勞工等都不是真正的冥鯤異化人,只是他們以為自己會像冥鯤異化人一樣能逃離這里,實際上甲州和格子侍從都沒有考慮過他們。從官府手里索要的20輛馬車,只是牽扯官府和道俠的幌子,那19個人,根本就不需要20輛馬車,5輛馬車都多余。那多余出來的馬車,是要為先走的冥鯤異化人爭取間的。17
cs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