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同一地點,錯過

作者:白鷺非白
    臨上車前,安國華站在車旁,看了眼前妻。

    他們現在只是外人眼里的夫妻,實則法律上已經沒有關系。

    “你放心,我會請最好的律師,盡量減少處罰,你...保重。”

    安太太看都沒看他,將頭撇過一邊。

    李清看著這對怨偶,暗暗搖頭。

    何必呢,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車聲響起,卷起地上的落葉,飛馳而去。

    回去的路上,陸離緊緊攥著嘉魚的手,眉頭一直沒松過。

    嘉魚嘆了口氣,猝然被陸離掐住,“不許嘆氣。”

    森冷的眼眸來不及散去怒意,只定定的看著嘉魚,幽沉的眸色微微瞇了下。

    “不想給你舅母求情?”俊美的面容緊繃著,薄唇抿緊。

    嘉魚自嘲的搖搖頭,自己舅母害的他母親生死不知,怎么還有臉開口求情。

    “我不會為舅母說什么,她做了錯事,就該受到懲罰,宋阿姨是被她害的,她受什么也是該得的,我只是擔心...”

    “擔心什么?”

    陽光從車窗外斜射進來,照在陸離英俊的臉上,半明半暗,更顯冷峻。

    “安逸安心都不在家,如果他們知道了舅母的事,會很傷心。”

    陸離聞言,低下頭,額頭在她頭頂輕輕一撞,輕聲道,“別擔心,一切有我,他們不會怪你的。”

    “嗯,但愿如此,”嘉魚悶悶的。

    陸家太太被陷害,這事在圈子內部悄無聲息,沒發生一點波瀾。

    安太太那邊就沒那么幸運了,陸離用了東方集團律師團隊,以雷霆手段將安太太送了進去,等安逸安心回到S市,一切都已塵埃落定。

    兄妹兩一起去了寧家,想讓嘉魚出面,被安國華攔下,父子三人為此大吵了一架,隨后兩人去看了安太太。

    回來后,沒有再提找嘉魚的事,之后不久,兩人紛紛離開,只是隔三差五回來探望在里面的安太太。

    宋蓮依舊沒有起色,在病床上昏睡著,眼見的消瘦下去。

    陸離依舊在公司醫院兩頭跑,任誰都看得出來,他心情不好。

    公司高管部門負責人順著挨教訓,只有嘉魚xiao jie在身邊是,才能偶爾看到陸總的笑容。

    后來他們這些人也學乖了,三天兩頭到李特助跟前打聽,嘉魚xiao jie什么時候來公司,他們趁著機會給陸總匯報工作。

    李特助被擾得不安寧,恨不得動用私權,把這些家伙從頭到腳削一頓。

    嘉魚一到集團大樓,一路上都有人跟她打招呼,心底納悶。

    等電梯的間隙,旁邊一臺電梯稍快,很快門打開,嘉魚率先跑了進去,就在她踏進去關門之際,原本等得電梯已經下來,從里面走出一個穿著黑色風衣的男人。

    嘉魚上到陸離辦公室樓層,一水的秘書打招呼問好,嘉魚將手中的一大袋零食交給秘書,隨即進了陸離辦公室。

    一眾秘書吃著零食,開始下午茶時間。

    “你們說,陸總什么時候跟嘉魚xiao jie辦好事啊?”

    “想知道啊,你去問他啊!”

    “又一男神別投她抱,桑心啊,嚶嚶嚶...”

    “得了,裝什么呢,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喜歡的事我們李總,話說你眼光聽別致啊,李總這么冷硬的男人也敢靠近?”

    “切,你懂什么,沒品位。”

    “呵呵.....”

    嘉魚自然不知道門外的秘書們侃八卦,笑瞇瞇的提著食盒放到陸離辦公桌上。

    “大忙人,吃點東西。”

    陸離將目光從文件上,一到嘉魚身上。

    提著食盒牽起她的手,走到沙發上。

    “給我拿了什么好吃的。”低沉沙啞的嗓音含著一絲期待。

    “我自己做的鮮花餅噢,院子里的玫瑰花開了,我今天休息,就做了點,你嘗嘗看。”

    嘉魚順手給他倒了杯茶,甜的餅配茶,才不會膩。

    陸離輕咬一口,不太甜,挑了挑眉,口感還不錯。

    “挺好。”

    “是,我的手藝可不是蓋的!”嘉魚的小鼻子快翹上天了。

    小嘴殷紅,微微翹起,惹得身邊男人一陣悸動。

    陸離眉眼含笑,猛的拉過嘉魚的手,陰影籠罩著嘉魚。

    “唔....”嘉魚瞪大雙眸,小手推拒著陸離的靠近,小嘴充斥著玫瑰花的濃郁香味。

    這死男人,真是隨時隨地都能亂來!

    啊,誰能把這憨批帶走!

    良久,陸離才舍得放開她。

    意猶未盡的舔舔嘴角,陸離雙眸鎖著她,拿著一只鮮花餅送入嘴里。

    嘉魚恍惚覺得,嘉魚不是在吃餅,吃的是....她。

    嘉魚縮縮脖子,挪著腳跑到沙發對面,看到茶幾上放著一只筆。

    如果是普通的簽字筆,她可能不會在意,可這支筆居然是純鈦合金打造的,造型別致,像是特別定制的。

    “你這筆真好看,”嘉魚拿起筆,朝正在動嘴的陸離揮了揮。

    陸離看向嘉魚手中,頓了一下,“這是二哥的,估計忘記拿了。”

    “哦。”嘉魚悻悻的將筆放下,在辦公室里外轉了轉。

    她來過很多次這里,總感覺少了點什么,歪著頭想了下,腦子靈光一閃。

    這里沒有綠植!

    下次來的時候,搬點綠植過來。

    嘉魚趴在沙發椅上,抬眼看著他吃東西,小小的鮮花餅,被陸離吃出了舉手投足之間的優雅自在,某人又被迷住了。

    陸離唇角勾起,知道某個小色女正偷偷看他,特意吃的優雅,下點**湯,這不,就上鉤了。

    東西總有吃完的時候,嘉魚收拾食盒準備離開,被陸離一把摟住。

    “留下來陪我。”不撒嬌的人,撒起嬌來,那才叫要人命。

    嘉魚小心臟抖了抖,伸出手指,推開那趴在她小肚幾上的額頭。

    “不行,我要去看阿姨。”

    說完轉身,扭著小腰噠噠噠離開了。

    “這鬼機靈...”陸離唇角微勾,低聲嘟囔。

    媽咪,什么時候才能醒.....

    嘉魚出辦公室門,跟秘書們打了招呼,見到李特助工位上空著,許是出去辦事了。

    隨口問了句李清。

    “您說李特助啊,他去送李總了,走了有一會兒了。”一位秘書道。

    嘉魚笑了笑,按了電梯,直下一樓。

    隔壁的另一個電梯門口,穿著黑色風衣的男人折返回來。

    就在他剛進電梯的當口,嘉魚從另一個電梯出來。

    兩人在同一個地點,錯失了兩次遇見。21
cs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