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都市小說 >> 第二百七十章 殿主將危(書號:224555

第二百七十章 殿主將危

作者:跳躍的番茄
    蘊魂珠散發的光芒照亮了整個房間,約莫半刻鐘左右,蘊魂珠里面投射出一個美麗的身影。

    此時鳳曼珠正帶著慕容志與一干至高神殿的使者前往青龍城,九泉沒有完成任務心思難測,并且他以前奴隸的經歷,都讓鳳曼珠如芒在背。

    而鳳離歌與第五滄瀾的靠近讓鳳曼珠隱隱覺得不對勁,不見的困龍鼎,賭掉的蘊魂珠,只要被第五滄瀾發現一個,她的真正身份都可能暴露,現在只有支走第五滄瀾,拿下鳳離歌才能讓她順利進行接下來的計劃。

    在慕容志剛靠近青龍城上空的時候,他就隱隱發現了不同,如果不是達到上神前境,恐怕就要步行進入這座處在帝國中心的城池,這里居然設有一個可以阻擋上神境以下人出入的結界。

    眼前一座圓形的城池四通八達,中間還矗立著一座風景悠悠的山峰,山水相應生輝,盡然比神界的一些靈山看著還有靈氣。

    慕容志正欲出手試探,就被鳳曼珠阻攔。

    這是她剛剛拿下的領地,怎可輕易破壞,她只要求慕容志支走第五滄瀾,拿下九泉還有鳳離歌。

    在打開一個缺口之后,一行人在不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悄然出現在青龍城的街頭,當慕容志來到第五滄瀾和鳳離歌居住的客棧時,就明顯感覺到了異常,這里被布置下強大的結界,恐怕他都需要費一番功夫才能強行破除。

    夜已深,許多人都沉沉睡去,強行動手恐怕會引起人族的恐慌。

    思索再三,慕容志決定以符傳音,以第五滄瀾的境界,必定在第一時間趕出來。

    一陣金光閃過,符咒消失在結界上空。

    不一會功夫果然出來一人,不過此人并不是第五滄瀾,而是他的侍衛大東。

    “見過慕容上神和各位神使。”大東并不驚訝,在看見一旁的鳳曼珠后,對鳳曼珠就是鳳玲瓏的身份更是確信無疑,能請動慕容上神的只能是帝后一派。

    “我等有要事求見幽寂殿主,神界遍尋不著,沒想到真在這里。”

    “上神從何處知曉?”大東客氣的詢問。

    “殿主這樣神仙般的人物出現在赤炎大陸,想要人不知還真是有點難,你說是不是?”慕容志皮笑肉不笑。

    “是,我們殿主路過此處,發現這里甚是熱鬧,便逗留了幾日,說來也巧,天下人人謠傳的鳳主,居然就是您身邊的這位鳳曼珠姑娘,我們也是好奇,不知上神是怎么認識這位鳳主的?”大東話里有話。

    “呵呵,本尊也很好奇,不如將殿主請出來,一次說清楚,如何?現在魔界異動,殿主此般留戀人間實在不合適。”

    慕容上神眼中已露不耐,看向大東的眼神已然冰冷。

    而此刻,花在宸守在鳳離歌的房間外,第五滄瀾神魂離體,大東離開,小東顯然不夠用,慕容志是個老狐貍,只要嗅出一點味道,將大事不妙。

    慕容志出現在青龍城上空的時候,第五滄瀾與花在宸就已警覺,是以,大東出去拖延時間,就是為了這個蘊魂珠中的女人。

    想要知道蘊魂珠的秘密,只有同為主神境的第五滄瀾才有可能,而這需要神魂離體,進入蘊魂珠才能知曉,蘊魂珠本為蘊養神魂而生,現在卻被鳳玲瓏用來囚禁她人,真不知道是該說她狠毒還是該說她愚蠢。

    “你是何人?”低沉的女子嗓音出口,出現在眼前的人讓人一眼難忘。

    一雙憂郁深沉的雙眼,略帶英氣的眉形,一身白色錦衣,即使雙腳戴著沉重的鎖鏈,依然高貴優雅,烏黑的發用一根玉簪盤著順肩而下,亦陰亦陽,卻是絕代風華。

    有些人就是這樣,第一眼望去便成了雙方的劫,而鳳珍珠和第五滄瀾就是這樣的人。

    客棧外,鳳曼珠焦急的感應到蘊魂珠正在被入侵,她甚至有一絲神魂被剝離的痛楚,第五滄瀾發現了蘊魂珠的秘密,這是她想到的唯一原因,鳳珍珠還在里面,如果她告訴了第五滄瀾真相,那么她的一切計劃都將付諸東流。

    “慕容志,你太讓我失望了!”

    一個妖嬈的女聲傳音入密,慕容志神情一凝,是帝后的聲音。

    “進去!”慕容志不再廢話,帶著神使硬闖結界,慕容志不僅修煉靈力實力了得,還是神界數一數二的用符高手,陣法和結界只需要高級一點的符咒,基本都可以pò jiě。

    想著幽寂殿主畢竟是主神境,結界必然堅不可破,卻沒想到,輕易就被慕容志一道紅符pò jiě。

    第五滄瀾的身體還保持著靜止的狀態,大堂內異常的動靜卻已傳來。

    “離歌,保護好殿主的身體,不要出來。”

    離歌不清楚第五滄瀾怎么了,但是也知道現在是關鍵時期,只能和小東守在門口等待結果。

    “幽寂殿主可在?”慕容志用上含有靈力的聲音喊道,此時客棧的凡人早已被花在宸安排羅伊清走,或許待到明日早上醒來,這些人才知道自己換了一個地方。

    神界的靈力比凡間的玄力要強大上百倍,遠不是這些凡間修士可以承受的,慕容志顯然并不在乎這些人的生命。

    “你找他有事?”花在宸戴著面具,一身白衣瀟灑的站在二樓,居高臨下。

    “何方宵小?”慕容志最見不得弄虛作假之人,見對方一個面具,模樣年輕,就心生厭惡。

    “宵小說誰?”花在宸又豈是忍氣吞聲的人,自從入世,他的好脾氣全是從離歌那里磨出來的,但是脾氣也分對象。

    “宵小說你!”

    “噢?久仰久仰!原來是宵小前輩。”花在宸雙手抱胸,低沉平穩的嗓音里全是暗諷。

    “放肆!”慕容志被辱,哪里是忍耐的主,一個揮手,上神的威壓傾軋而下,他這是要出手即傷,根本不在乎對方的來歷和性命。

    山崩地裂沒有到來,只是花在宸背后的木質走廊傳來晃動和咯吱咯吱的聲響,仿佛地震來臨。

    “慕容上神這是作何?你不怕傷及無辜嗎?”大東見招式化解,提著的心稍安,如果連這位面具男子都無法阻攔慕容志,殿主將危,靈魂出竅最忌分神。5
cs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