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141.弓弦(書號:224554

141.弓弦

作者:楚秋詩
    百里拍賣行內,拍賣會已經進行到了尾聲。

    玉無緣拍下了一顆煉體寶藥,七階玉龍草,開心得不得了,有了它,她的修為就能更進一步了。

    風靈拍下了一顆罡風果,也挺開心的。這東西是生長在罡風地帶的果子,對她的修為大有助益。

    月傾寒則沒有再出手,雖然這次拍賣會級別很高,圣器、七階靈藥都出現了一些,但對她來說都沒什么用。

    “這是本次拍賣會的最后一件拍品,”拍賣師好像有了點勁頭,聲音都大了一些,“生出了靈智的圣器軟鞭。”

    月傾寒對鞭子沒興趣,但聽說是生出靈智的,便瞥了一眼,可就是這一眼,她的臉色瞬變,眼睛也有瞪大的趨勢。

    “怎么了?”風靈第一時間發現了她的不對,自家的表妹自家清楚,她還從未見過月傾寒變臉呢。

    月傾寒沒說話,她蹙著眉,仔細地看著拍賣臺上那根五尺來長,通體赤紅色,好像蛇一樣不斷扭動地軟鞭。

    拍賣師還在介紹“此鞭的具體材料本行不知道,但其不需要注入靈力便已經是威力奇大,抽碎六階材料輕而易舉,不過,本行不知道它的認主條件是什么,諸位若要購買,還請慎重。”

    風靈更疑惑了,但她沒有再追問,只靜靜地看著月傾寒。

    月傾寒已經將那鞭子看了一遍又一遍,終于確定某事兒,她側頭看向風靈,問道“表姐,你還有多少靈石?”

    風靈愣了愣,想了想后答道“兩千一百多萬,我娘把你給她的五百萬也給了我。”

    “傾月,你需要靈石買那鞭子嗎?”玉無緣問道,“我這里有三千多萬,如果你需要的話,盡管拿去。”

    月傾寒淡笑搖頭,很是認真嚴肅地看著風靈,堅定地道“表姐,你必須,竭盡全力拿下它,靈石不夠我這里有。”

    “啊?”風靈還沒說話,玉無緣先不解地道,“表姐用的是弓,傾月你讓她買這鞭子干嘛?難不成這鞭子能當弓弦?弓、弓弦……”

    她說到后來不由瞪大了眼睛,她側頭看向那根鞭子,仔仔細細地看了一遍,不由跳了起來,驚呼道“問、問日弓的弓弦,它、它怎么可能被人損壞,還、還出現在了這里!”

    “問日弓,是七問靈寶之一的問日弓?”風靈的目光閃了閃,問道。

    “對,就是那個!”玉無緣興奮地道。

    風靈聞言,不禁目光灼灼地看向了拍賣臺上的那根弓弦。如果可以,她當然想得到一件通天靈寶,哪怕,這只是一根弓弦。

    月傾寒接口道“問日弓的認主條件是,火、雷、光三種靈脈之一,靈脈值九十五以上,且必須是陽靈體。”

    風靈的眼神有些暗淡,卻也沒在意,只淡笑道“那只能說,我和問日弓注定無緣了。”

    月傾寒點了點頭,又搖頭,淡淡地道“本來是無緣的,但如今不同了。問日弓不知道被誰給分開了,靈智必然也受損了。”

    “啊?”玉無緣不解,她指著那活蹦亂跳的弓弦,“傾月,你確定它這是靈智受損了。”

    月傾寒皺了皺眉,這看上去確實像是靈智增強了,但是……她淡淡地道“靈寶被兩分,靈智下降是必然的,除非其靈已經到了化形的程度。”

    玉無緣恍然,點了點頭道“也是,問日弓的器靈應該不可能達到化形的地步,若不然,這小小的拍賣行不可能困得住它。”

    “此鞭起拍價為五萬中品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于一千中品靈石,”那邊拍賣師已經介紹完了,“現在開始競價。”

    此話一出,很多人都直接起身離去了,原因很簡單,中品靈石的數量要遠遠少于下品靈石,大部分人都舍不得花。

    雖然生出靈智的圣器很誘人,但用鞭子的人太少了,花大價錢買回去也只是個吉祥物罷了。

    當然,也有不差靈石的,開始報價了。

    “五萬兩千!”

    “五萬五千!”

    “五萬七千!”

    “六萬!”

    月傾寒這次沒有急著競價,這次是以中品靈石結算,估計的扯一會兒,她接著對風靈道“表姐你買下它,趁著它靈智受損用靈力溫養它,只要它肯認你為主。將來得到躬身的時候它是不會反悔的,最多就是你用的時候威力會比符合認主條件的人用小上一些罷了。”

    玉無緣聽這話不由大笑了起來“傾月,你這怎么跟養孩子似的,你在他小的時候好好對他,等他大了好回報你!”

    月傾寒無語,這個比喻,怎么說呢,還真是這么回事兒!

    “六萬三千!”下面叫價的速度很慢。

    風靈看著難得話多的自家小表妹,心里柔柔的,眉眼也柔柔地,她笑道“可是,我手上只有八萬塊中品靈石。”

    “六萬五千!”下面的聲音傳了上來。

    月傾寒無語,照這個架勢,成交價多少不好說,但肯定會超過八萬。不過她也不在意,淡淡地道“我這里還有不少。”

    風靈微笑,點頭道“那好,不夠的你借我。”

    “嗯!”月傾寒點了點頭,報價道,“八萬!”

    三樓包廂中,洛文生聽到月傾寒出價不由一楞,他不明白月傾寒買“鞭子”干嘛,難不成風靈是用鞭子的?

    同在三樓的武云風本來是想買下“鞭子”的,但一聽是月傾寒喊的價,便搖了搖頭,反正也不是什么緊要之物,沒有必要和月傾寒爭。

    坐在二樓包廂里的紅衣妖異男子輕笑道“你可能猜出來,她為什么要買這把鞭子?”

    “不知道,”坐在他對面的灰衣男子搖了搖頭,“據我所知,她的所有朋友、親人,沒有一個是用鞭的。”

    “哦!”妖異男子挑眉,“這可就有趣了,若是用下品靈石交易她買下我還不好奇,可這是用中品靈石交易啊!為什么呢?”

    “你想去結識她?”灰衣男子十分篤定。

    “呵呵!”紅衣的妖異男子輕笑,眼中閃爍著名為玩味地光芒,“也許吧,誰知道呢!”

    灰衣男子無語,自顧自地喝茶。

    “八萬一千!”又有人加價了。

    月傾寒皺了皺眉,淡淡地道“九萬!”

    “嘩啦!”窗戶被拉開的聲音,三樓東側包廂的窗前出現一名青衣老者,他向著月傾寒所在的包廂抱了抱拳,笑道,“在下天外國沙家沙海,見過姑娘,老朽出十萬。”

    晏離庭不屑一笑,對洛文生道“今天怎么竟是這種貨色,沒靈石就一邊兒呆著得了,非要用那些小伎倆,真讓人不恥。”

    洛文生看了他一眼,淡笑道“有些人總覺得自己是最強的,司馬家如此,沙家,怕是也如此。”

    “哎!”晏離庭雙眉高挑,滿是興味地道,“你這話,話里有話啊!莫不是你覺得沙家會步司馬家的后塵?”

    洛文生拿起茶杯輕啜了一口,淡笑道“沙家的沙遠也來了,此人看似平和淡然,實際上心高氣傲,心胸狹窄且極為陰險狠毒。他要著鞭子八成是想給他的妹妹沙燕,正當手段得不到,他就會采取不正當手段。”

    “哦?”晏離庭眼中閃過了一絲幸災樂禍,問道“你覺得,他會在哪里、什么時候動手?”

    “百花秘境內,”洛文生很是篤定,“沙遠一向喜歡暗地里殺人,百花秘境恰是一個神不知鬼不覺的地方。”

    “唉!”晏離庭輕嘆了一聲,很是遺憾的樣子,“那就不一定能看到戲了,但愿我的運氣能好一點兒吧!”

    洛文生無語,懶得理他。

    月傾寒看向玉無緣,眼神詢問。

    玉無緣撇了撇嘴道“和司馬家的實力差不多。”

    月傾寒點了點頭,淡淡地道“客氣了,十一萬!”

    沙海皺眉,他說出身份就是想震懾一下月傾寒,結果好像沒用啊!他不禁側頭看向坐在桌邊的年輕男子。

    年輕男子淡淡一笑,目露一絲陰冷之色道“無妨,先給她,到了秘境之內,我會奪回來的。”

    沙海點了點頭,他很信任年輕男子的本事,雖然他沒有位列五公子,但那是因為儒生公子洛文生是皇室,他們不好僭越,若是真對上,鹿死誰手真未可知。

    沙海一放棄,便沒人再出價了。

    最終,月傾寒以十一萬中品靈石的價格拍下了所謂的鞭子,實際上的問日弓弓弦。

    交付了靈石,拿了東西,三人一起離開了百里拍賣行。她們都想回去看看自己拍到的東西,根本沒有逛街的興致,便徑直回了繁花客棧。

    另一邊,監牢處。

    兩道黑影悄無聲息地來到了繁花鎮監牢的大門前。

    “你在這里守著!”黑衣男子淡淡地道。

    “是,將軍!”黑衣女子恭敬地點頭。

    黑衣男子身形一動,驀地化為了一團黑色的霧氣,小心地穿過了監牢門上的禁制,穿過了大門,進入了監牢之內。

    他的速度極快,挨間牢房找過去沒多久就找到了那間關著司馬雷和另一名司馬家人的牢房。

    黑衣男子小心地打開牢房門走了進去,他走到司馬雷兩人身邊,對二人使用了搜魂。

    良久,黑衣男子結束了搜魂,他的臉色極為蒼白,不是累的,而是嚇得,他抖著唇喃喃自語道“這怎么可能,我族的天賦技能竟然被破了,這不可能,這絕不可能!”

    他感受到了自己的不對勁,連忙用力咬了一下舌尖,淡粉色的鮮血流出來時,他冷靜了不少。

    他又閉了閉眼睛,讓自己的冷靜徹底回歸,他再次自語道“此事太過重大,必須馬上上報才行,否則,一但開戰,后果不堪設想!”

    嘴里說著,他已經快速出了牢房,快速來到監牢門前,再次身化黑霧穿了出去,一把拉住守在外邊的黑衣女子破空而去。

    他們走后,墨染衣自黑暗中走出,她看了一眼黑衣男子二人消失的方向,嘴角勾起冰冷的弧度,身形一閃,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月傾寒她們回到了繁花客棧,玉無緣迫不及待地回了房間,說要用剛到手的靈藥提升修為。

    月傾寒則和風靈敲響了白衣雪的房門。

    開門的是鬼女,她看了兩人一眼,道“回來了。”

    月傾寒微微點頭,將兩瓶凈靈水遞給了她,道“凈靈水,給你的。”

    “凈靈水?”還沒等鬼女有何反應,白衣雪聽到聲音走了過來,拿過一瓶打開看了看,不由雙眼放光,“還真是,這可是好東西。”

    鬼女一把搶回來,并翻手收起,拿出一個儲物靈戒,和自己手上的并了并,遞給了月傾寒。

    月傾寒沒有推辭,伸手接了過來。

    白衣雪卻炸毛了,嚷嚷道“好啊,月月你太過分了,只給雙雙帶,我的呢?不帶你這么厚此薄彼的。”

    月傾寒看了她一眼,淡淡道“這是在你家的拍賣行買的,你沒有?”

    “當然沒有了,”白衣雪瞪眼,憤憤道,“拍賣的東西大部分都是別人托拍的,我怎么會有?”

    月傾寒……

    她很淡定地又取出了兩瓶凈靈水遞給了白衣雪,面無表情地道“這是你的。”

    只有風靈看到了,自家小表妹的耳根微微泛紅,明顯是不好意思了。

    “嘿!”白衣雪卻沒發現,她笑瞇了眼,一把搶過,道,“我就不給你靈石了,用丹藥換吧,百花秘境開啟前給你。”

    月傾寒沒意見,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鬼女看了白衣雪一眼,道“我也回房了。”說完,不待白衣雪有什么反應,抬腿就走了。

    只剩下白衣雪無語對空房。

    “當當當!”月傾寒又敲響了柳清音的房間。

    房門被打開,柳清音出現在門內,笑道“小師姐,風靈,請進。”說完,她就讓到了一邊。

    月傾寒微微點頭,和風靈先后走了進去。

    “哎呦,小傾寒,你怎么成了人家的小師姐了?”在柳清音關上房門的那一刻,一個悅耳,卻帶著戲謔的女聲響在了房間里。

    柳清音面色一變,她很確定,她的房間內除了她沒有別人,這個女聲又是何人發出的?

    風靈看了柳清音一眼,眼帶懷疑,但見到她變了臉色,心下了然,翻手取出了長弓,目露警惕之色。

    二人齊齊循聲看去。

    月傾寒聽到這個聲音,唇角自然地勾起淺淡的弧度,視線還未一過去,她已經開口喚道“師父。”說話間,她已經走了過去,“您怎么來了。”

    此時,風靈和柳清音也看到了來人。

    一身紅衣如火,斜靠在床頭上,看向她們的眼睛里滿含笑意。
cs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