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請跟我做朋友

作者:接卡口
    白浪有錢,白浪是一般般地有錢——他看過自己的銀行存款,那不曉得哪里去的“父母”以及“遺產贈予人”給他留下了差不多三百萬日元的“遺產”,大概是遺產,畢竟起點孤兒院父母祭天嘛。↙八↙八↙讀↙書,.※◇再說了留下東亞古國的一套房子,賣掉的話怕是要有幾千萬日元乃至上億日元。

    跟日本真正的闊佬不能比,但是比起日本一般的平民百姓,他手里的活錢還是比較寬裕的。白浪本來還想著啥時候搬到更舒服一點的公寓的念頭,不過仔細考慮了一下日本搬家之麻煩,然后又看到了隔壁鄰居的老婆,于是打消了這個念頭。商店街還算熱鬧,不過總體上日本這個地方充滿了喪氣。

    來來往往的人之中,但凡是長得像個社畜的,都帶著嚴重的喪氣,讓白浪覺得十分之沉悶——這還不如那幫不良少年來得爽快一點呢。那幫家伙雖然中二得不行,但是至少比這些走來走去的社畜要開朗一萬倍。商店街上白浪也是閑逛著,倒是沒有什么想要買的東西,最后他也是走進了食堂開始吃喝。

    日本也是有所謂超大碗定食的,份量十足,白浪吃了兩份之后也算是飽了。吃飽喝足自然是隨便晃蕩回去消食,而這個時候他確實地在超市見到了藤田夫人——的背影。藤田先生一般啥時候回來?白浪依稀記得他聽見隔壁開關門打招呼的聲音都要是半夜十一點多至少,那這個時候藤田先生應該不是在混日子式的加班就是在跟同事上司喝酒胡混。

    藤田夫人看來是來買菜的,白浪一眼先認出的毫無疑問是桃子。“她很喜歡穿這種長身的彈性裙子啊,雖然裙子長度都到腳踝,但是這個曲線還是十分.....”白浪在后方打量了一下桃子,他敏銳地發現好幾個男人跟他一樣,都在欣賞這個桃子——只不過那些人比較猥瑣而白浪是堂堂正正地在觀賞。

    白浪也買了點東西,跟在藤田夫人身后幾個身位去結賬。哦,這位已經看見了白浪,也是笑著打了個招呼——就是有那么點生硬。白浪給人的壓迫感還是頗強的,容貌英武端正身材高大強壯,而且白浪氣質就是那種偏冷硬的——這一點他隱藏得極好,非常好地隱藏了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之后不由自主地那種詭異想法。

    東京讓人心里十分燥熱。

    白浪最后也是一前一后跟著藤田夫人回公寓的,他很好地保持了距離——心不能急,先要跟藤田這家伙當朋友才是。不過他倒是知道了這位夫人還真的叫桃子,這個名字實在是太貼切不過。桃子的胸......白浪目測也有個D,而且由于身高比坂田秋子高的緣故,這一米六的夫人身材目前比坂田好。

    很像筱田優的臉配上這個身材,讓白浪覺得十分有一種馬叉蟲的感覺,非常馬叉蟲。然而白浪流露出來的氣息乃是正人君子的氣息,一如柴房祝枝山。到了公寓,藤田桃子先跟白浪再見,然后很快地打開了房門進去,白浪則是點點頭目不斜視地走到了隔壁他自己的房門這里,充分體現了端正的態度——現在還不能嚇到人嘛。

    當然如果是某種片兒,這個時候應該是強行進去才是,但是白浪哪里是這種垃圾男優......雖然東京很熱猶如加勒比,但是白浪還是能穩得住的。他到現在還沒對坂田伸手呢......第二天他果不其然看見了藤田先生,他也是從桃子那里知道了這位有頭發程序員的名字叫做剛。

    “藤田剛?好名字......”但是這一米七幾的藤田剛先生完全不像是機器人,穿著格子襯衫背著雙肩包的他怎么看也是個弱雞。他是怎么找到桃子這樣的老婆的?這是一個問題。白浪主動跟這位打了個招呼,“你早啊藤田先生。”言語之中雖然還有點生疏,但是要成為好朋友的氣氛簡直要鋪出來了。

    藤田剛看來也是偏內向的家伙,他看了白浪一眼,看著白浪陽光的笑容,也是露出了微笑,“你早啊白先生。”

    走到車站的路不長,白浪也跟這位閑談了幾句,主要就是隨口互相問候了幾句,白浪曉得了他原來是在一個小軟體會社里上班——這個會社最大的業務就是發包給東亞古國做程序,而藤田先生只是負責驗收。根據白浪的看法,這位藤田剛估計連注釋都看不太懂.....大概率屬于會社混子。

    不過他是正社員而不是勞務派遣,這就是他的運氣了。藤田坐車還有得坐,他上班的地方在東京內,不過白浪下車之后就遇見了坂田——最近這姑娘都早一步在等他。說起來也沒有什么表白來著,估計這女同學多半是怕了——問題是怕那些欺辱她的人還是怕白浪這種暴力分子就不好說了。

    白浪出車站,迎面就撞上了一堆不良分子。“看這些臉都是三四十歲了?”白浪看著穿著鈴蘭zhì fú的這幫混混。“留小胡子,剃光頭,梳飛機頭......還有墨鏡跟花襯衫,一看就是shè huì hùn混。”這幫家伙甚至還有人開著摩托車,還是那種喧嘩上等的暴走摩托,白浪曉得這都是在等他的。

    看來這幫家伙終于是搞明白了。

    白浪隨便放眼看去,這里的不良鈴蘭男高生至少分了三個不同勢力,相互之間都隱約分開有敵意。“沒有一個有真正的‘力量’的,都是凡俗之人。”白浪看透了這些不良的本質。三個勢力,至少有六位干部站了出來,看他們看向白浪的樣子,“是為了在鈴蘭男高里面立下名聲,所以來找我報復么?”

    白浪迅速理解了這幫人的想法——誰替鈴蘭找回這個面子,那么在制霸鈴蘭的路上就先行一步。這種中二想法也不曉得從何而來,但是白浪十分愿意滿足他們的想法。“只是還沒上學先打架,會不會不太好?在車站前群毆,引來條子怎么辦?”事實上已經有條子就位了,好幾個身穿zhì fú的巡警已經來了......

    鈴蘭的渣滓無所謂,白浪可還不想進局子——他這輩子還沒進過局子呢,他十分希望保持這樣的不破金身。于是他一把將坂田抗在肩膀上,邁開大步跑了......
cs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