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軍事小說 >> 第一百二十一章 里程表(書號:224550

第一百二十一章 里程表

作者:曉夢魚
    張敖沒有馬上回答趙納的問題而是問那些漢人奴隸:“今后你們準備怎么辦?”

    那些漢人奴隸沉默了,張敖不急耐心的等了一會兒。

    “我們已經無處可去了。”最后還是那個向張敖回話的奴隸開了口,“我被劫掠而來時村子被燒,家人被殺,即便是回到原先的地方勉強的活著,不知什么時候匈奴人又來劫掠,我們連當奴隸的價值都沒有了,只有一死,天下之大已經沒有我們的容身之地了。”

    “我送你們去漢國,去遠離匈奴人的地方,你們可愿意?”將這些人拋棄任其自生自滅張敖還是于心不忍,因此即便是麻煩張敖也要救他們。

    “我們愿意,我們愿意。”漢人奴隸爭相回答,語氣里充滿了欣喜。

    等眾人平靜下來張敖繼續說道:“在這里的生活就是一場惡夢,這場惡夢需要破除。這里有刀劍,曾經奴役你們的匈奴人就在那里,是割脖子還是割斷繩索你們自己選擇。”

    漢人奴隸抬頭看向已經被捆綁起來的匈奴人,眼神中充滿了畏懼。

    “我來。”終于有人拿起了刀。

    慘叫聲傳來,殺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即便是心中滿滿的恨,漢人奴隸也控制不了自己手的顫抖。

    不過今時已不同往日,任人宰割的雙方互換了位置,一刀不行那就第二刀。

    事情只要有人帶了頭跟隨就容易的多了,更多的漢人奴隸拿起了刀劍,一邊怒吼漫罵著,一邊胡亂劈砍著。

    “沒訓練過的就是不行,這半天都殺不死一個人。”趙納看著場面雖然血腥效率十分低下的現場,給出了專業的評價。

    “曾經受到的傷害是無法消除的,但我們漢人要有百倍奉還的勇氣。當你有了勇氣又有能力之時敵人才會跟你講仁義道德。”張敖也很是無奈,治理好一個國家太難了,對內對外都要有好人和惡人,在對匈奴這件事上從殺使者開始張敖已經開始走在了惡人的路上,那就在這條路上走的更遠一點兒好了。

    如今的大漢找到對匈奴人示好的人很容易,而且他們還會發現示好的效果很好,但愿他們明白示好之所以起到作用是因為有張敖這樣的惡人存在。

    想著想著張敖就想遠了。

    “大王,一個婦人殺了他的孩子。”趙離過來低聲對張敖說道。

    “順其自然。”張敖嘆了口氣說道。

    “她為什么這樣做?”孟鄉吃驚的問,這些人得救了,能夠擺脫匈奴人的奴役,卻在此時做這種事情。

    “這些婦人被搶來之后成為了匈奴人的工具,不但是勞作的工具,而且還用她們發泄,讓她們繁殖,每增加一個孩子,匈奴人就多一個奴隸,就如同羊圈中多了一只小羊一樣。匈奴人并不認為孩子是他們的子孫,而對婦人來說孩子是屈辱的象征,身上隨時有匈奴人的影子,是她們心中揮不去的陰影,此時很容易干一些極端的事情。”面對野蠻的世界許多美好的道理是講不通的,這些孩子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個悲劇,張敖無力改變,也無法評判,只能順其自然。

    為了讓事情變得可控,張敖只能讓趙納等人收拾殘局。迅速的收攏起部落的牛羊物資準備轉移,那些漢人奴隸干起這活來倒輕車熟路,就如同每一次轉場一樣,只不過這次換了主人。

    張敖還是帶人深入草原,只能分出一部分人帶著那些漢人奴隸返回趙國,在趙國他們應該可以開始自己的新生活。

    接下來的幾日行程就輕松了許多,沒有遇到敵人,也沒有坎坷難行的道路。隊員們有說有笑的行進,而張敖和趙離卻無比的忙碌。

    “我太難了。”張敖不時的抬頭望著陽光慨嘆。

    到此時張敖總算領教了只帶個腦子穿越的難處。許多事情他以為清楚真正實施起來卻又一知半解。

    “要是有個北斗甚至外國的定位系統也好。”張敖站在齊腰深的綠草中一點兒也感受不到這景色有什么美好。趙離在旁邊也是一臉的迷茫。

    先前張敖教給趙離畫邯鄲新城的地圖,趙離覺得這神乎其技,只要把邯鄲城畫好了,這天下皆可畫得。現在面對著周圍綠油油的一片,趙離沒法找到任何的參照物了,他對自己畫的地圖都產生了懷疑,他都有點兒不敢保證地圖的準確性了。

    實際上這是漢人面對草原上野蠻人作戰時遇到的諸多困難中的一個,歷史上記載了許多次漢人戰斗失敗的原因就是失期迷路。起碼因為這一點張敖才堅持在開戰前要親自到戰場走一遍。

    “大王幸虧您提前有所準備,要不然別說畫地圖,我們沒準就迷路了。”趙離也感覺到困難重重。

    “可這還不夠,回去還要想想辦法。”張敖覺得自己有腦筋要傷了。

    “對,沒有大王想不到的辦法。”趙離擺弄著手里的指南針在地圖上標注著方向。他倒不是拍張敖的馬屁,而是張敖給了大家太多令人驚喜的東西。比如趙離手中的指南針雖然結構十分簡單,可以前卻沒有人發現磁石的指南的現象,大王不但發現了,還利用了起來,使得趙離畫地圖容易了許多。

    張敖倒真希望自己是萬能的,可那真是不可能的。

    “現在我們又走了多遠了。”趙離向身后坐在車上的一個侍衛問道。

    這個侍衛享受著特殊的待遇,不但有車坐還是一輛專車。這輛車的特別之處在于張敖在車上裝了里程表。

    為了獲得準確的位置古人也想了許多辦法,其中就有指南車和鼓車的傳說。張敖有了指南針,指南車就沒必要了,而鼓車卻很有借鑒價值。

    所謂的鼓車就是古人利用車輪帶動一組齒輪,齒輪與車上的敲鼓小人相連,車每行走一里路小人就會敲一次鼓,以此來計算距離。

    張敖取消了樣子貨的敲鼓小人,參照后世汽車里程表的樣子,讓齒輪帶動指針,使得距離的計錄更為精細。

    “只要多走幾趟,我就能在草原上標出準確的位置。”趙離在地圖上畫上了新的一筆,又變得信心滿滿的了。有了張敖提供的設備,現在他手中的地圖比以前精確的多了。

    “大王,匈奴人的都城在哪里?如果我們摸過去抓了冒頓單于,這仗是不是就可以不打了?”孟鄉看著趙離手中的地圖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cs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