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軍事小說 >> 第一百二十章 漢人奴隸(書號:224550

第一百二十章 漢人奴隸

作者:曉夢魚
    匈奴婦女抬頭遠望,只見一匹匹戰馬出現在了天際,晚霞映出了人和馬的輪廓。

    “是漢人。”匈奴婦女發現情況有些不對。

    “快拿刀上馬。”匈奴婦女對身邊的孩子們喊道。部落的男子都去搶劫了,留下的這些人也不會坐以待斃。

    自匈奴人出現在這片草原之上,和漢人就沒有和平相處的時侯,當漢人強大的時候匈奴人就逃離,一旦發現漢人變得虛弱匈奴人就過來搶劫。

    雖然還不清楚漢人的來意部落中的所有人已經做好了戰斗準備。

    “沖過去殺死他們。”幾十個年歲不大的匈奴少年已經聚集到了一起,自幼在馬背上生活的他們知道騎兵作戰,站在那里等待敵人的沖擊完全找死。所以他們一定要讓馬匹跑趕來,充分利用馬的沖擊力量,人馬合一才能干掉對手。他們已經多次看父兄們這樣把漢人殺的落花流水,所以前方的漢人不少,匈奴少年還在想著有擊敗來人的可能。

    匈奴少年一邊向前沖一邊嗷嗷叫著給自己壯膽。對面的漢人不甘示弱的也沖了過來。

    匈奴少年伸手拿起背后的騎弓,這種弓雖然力量小點兒,使用起來卻十分方便,他們估計在雙方接近互相廝殺之前,可以向漢人射出三箭,如果運氣好的話,可以干掉一半的漢人,余下的戰斗就會變簡單了,勝利永遠屬于匈奴人。

    匈奴少年的如意算盤還沒打完,一支支利箭帶著破空之音已經向他們飛來了。

    張敖的戰斗思想受后世的影響,能遠程弄死敵人,絕不近身肉搏,相比于雙方都砍的血肉橫飛,張敖更喜歡自己沒事,敵人已經死掉。

    進行了兩輪齊射后,張敖將勁弩掛在了馬鞭旁,抽出了自己的戰刀,加快了馬速帶頭沖向殘存的幾個匈奴少年。

    這個時代的將領定位與后世大為不同。他們騎著最好的馬,穿著最堅固的鎧甲,手持最鋒利的武器,開戰之時要跑在最前方,成為在敵陣上打開缺口的那個人。

    張敖跑在最前面,趙納和孟鄉緊跟在張敖左右。其余的人速度稍稍慳一些,隊伍形成一個箭頭向前沖去。

    張敖今天之所以能夠搶到箭頭的位置,實際上是因為前面的敵人太弱了,其余的人故意給大王一個機會,以后大王好有吹牛的資本。

    被利箭洗禮之后的匈奴少年雖然沒剩下幾個人卻還在硬著頭皮向前沖。因為他們明白此時轉頭逃跑只會死的更快。

    “殺死那個領頭的,漢人就會崩潰了”匈奴人抬頭望去,心中一喜,漢人沖在最前邊的那個人衣著華麗,細皮嫩肉看樣子年歲也不大。這漢人很有可能是首領戰斗力不會太強。

    僅存的匈奴人決定孤注一擲,他們收攏在一起同時向著張敖沖去。

    張敖毫無懼色。催馬向著已到眼前的敵人沖撞了過去,同時舉起了手中的鋼刀。

    一陣金鐵斷折,皮肉開裂的聲音傳來。張敖已經將兩個匈奴人砍落馬下。

    其余的匈奴人連接近張敖的機會都沒有就被趙納和孟鄉殺死了。

    張敖的戰馬速度不減,直接向著匈奴人的營地沖了過去,鐵蹄踏翻了一頂頂的帳篷,每一個想要反抗的匈奴人都被戰刀砍翻有地,噴濺的鮮血在夕陽下顯得分外艷麗。

    本來還想抵抗一下的匈奴人見大事已去,紛紛四散逃命。

    張敖早在wài wéi布置了人手,將逃離的人一一驅趕了回來,能離開營地的匈奴人只有尸體。

    “饒命啊,饒命啊。”匈奴人被驅趕著聚成一團,趴在地上,一個勁的磕頭求饒。

    “大王,發現一些漢人。”趙離這時過來向張敖匯報。

    “匈奴部落中有漢人?帶過來我問一下。”張敖也是奇怪,在戰斗開始前沒有想到會有這種情況。

    看到戰斗已經結束,張敖下巴活動了一下筋骨,此時趙離帶著一個人來到張敖的面前。

    張敖看到來人吃了一驚。

    只見這個人佝僂著身體,裹著一塊破羊皮,走路一瘸一拐的,頭上頂著一團亂蓬蓬分不青顏色的頭發,滿臉的褶皺,邊走邊喘著粗氣,張大嘴露出沒有一顆牙齒的牙床。

    “你是什么人?”張敖問道。

    “我是漢人,是被匈奴人抓來的奴隸。多謝大王的救命之恩。”來人說完不由自主的哭泣了起來,他看張敖他們的樣子不象是官軍,看剛才殺人的樣子,沒準是搶劫為生的土匪,上來叫大王準備沒有錯。不過土匪也是漢人的土匪,終于又見到漢人了這讓來人十分的激動。

    “你多大歲數了?”張敖想緩解一下對方緊張的情緒。

    “我三十歲了。”來人回答。

    “三十歲長成這樣?”張敖吃了一驚,如果不是覺得來人沒有說謊的必要,張敖覺得自己遇到了一個騙子。

    “我被匈奴人擄來已經五年了,被逼迫著為他們放牧勞作,又吃不飽,跟我一起被擄來的人大多死掉了,我能活著已經很幸運了。”來人停止了哭泣說道。

    “這部落里邊有多少漢人?”張敖問。

    “應該有幾十人罷?我們分屬于不同的家庭,每家都有幾個,多少不一,白天干活被看得很緊,晚上又被拴在羊圈中,相互沒有接觸的機會。”來人心情平靜了一點兒,說話條理還挺清楚。

    “把所有的漢人都集中起來。”張敖對被匈奴人掠來的漢人的生活狀況可以想象,感到一陣心酸,強忍著快要掉落的眼淚下達了命令。

    一會兒功夫,部落里的漢人奴隸來到了張敖的身邊。

    張敖雖然有心理準備,但眼前的慘狀還是讓張敖心中怒火充盈。

    這一群人,男子很少,大多都是婦女和兒童,所有的人中沒有一件像樣的衣服,大多數都chì luǒ著身體,身軀上露出累累的傷痕。

    “你們受苦了。”張敖沉痛的說道。

    眾人神情木然的看著張敖,沒有人回應,長年與牲畜為伍,幾乎讓他們喪失了思考的能力。他們不知道接下來等待他們的會是什么樣的命運。

    “營地已經清理完畢,俘虜的那些匈奴人怎么處理?”趙納過來向張敖請求,他們本來是來偵察的,攜帶俘虜和這些漢人很不方便。
cs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