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軍事小說 >> 第九十七章 著書立說(書號:224550

第九十七章 著書立說

作者:曉夢魚
    劉邦說要奪了韓信楚王的位子,韓信一點兒也不敢反抗。

    劉邦雖然當了皇帝韓信對他的定位基本上還是流氓,跟流氓基本上沒什么道理可講。

    “封你為淮陰侯,從今以后你就跟在我身邊,你我用這兵棋對戰,看看你的本事還在不在。”劉邦奪了韓信的楚王之位,看韓信沒有反對的意思,又網開一面封韓信為淮陰侯,表明韓信罪不至死。

    “每日都能見到陛下是臣的榮幸。”韓信明白自己不但被降級使用了,而且還去不了封地,只能跟在劉邦身邊,實際上被軟禁了。隨時都要受到劉邦的監視,卻也比死了強。

    “趙王你做的這個沙盤是哪里地形的縮影?”見韓信服了弱,劉邦才有心思關心起來張敖送來的兵棋。

    “是邊關馬邑城一帶的地形,我認為如今天下平定,匈奴人已經成為了大漢第一威脅,所以多推演一下與匈奴人的戰斗,提早作好準備是必須的。”張敖特意做了與匈奴人戰斗的沙盤其實還有一層意思,韓信是在劉邦北上抗擊匈奴時留在長安被殺的,如果韓信對匈奴人有更多的了解,沒準劉邦就帶著韓信一起去了,韓信始終在劉邦身邊,劉邦念舊情韓信也許不會死。

    “韓信你研究一下,有時間你代表匈奴,我代表大漢,來一戰,看看會有什么結果。”此時劉邦還停留在蒙恬筑長城時匈奴被遠遠驅逐的印象,覺得即便是韓信代表匈奴也贏不了。

    “只是我對匈奴現狀了解的不多。”韓信雖然剛剛保住了命,提起戰爭他仍然是很嚴謹的。

    “我愿派人深入平原打探匈奴人的消息。”張敖雖然早就與韓王信進行溝通要加強對匈奴人的情報工作。韓王信卻始終沒當回事,張敖自己弄了侍衛營準備單干,最好能在劉邦這里取得許可,能夠避免很多麻煩。

    “韓信今后你要把心思用在這兵棋上,不要一天到晚胡說八道,如果你再犯錯我定不會再饒恕你了。”劉邦覺得把韓信放在自己身邊有點兒事情做也挺好。

    “其實淮陰侯還可以著手干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張敖提議道。

    “什么事?”韓信這時覺得張敖和劉邦翁婿二人就是在算計自己,當初聽說張敖也被召來云楚澤,韓信還以為二人同病相憐都受到劉邦的懷疑,現在看來張敖絕對是劉邦找來抓自己的幫手。張敖提議的事絕對沒什么好事。

    “我愿為陛下獻上一種新的書寫材料也就是紙,紙的造價便宜,而且十分輕便。皇后已經決定用紙抄寫一批《胎產書》送給待產女。”張敖說完拿出一本薄薄的書來。

    “這么幾張紙就可以記錄如此多的內容。”劉邦很是驚訝,雖然《胎產書》本沒多少字,但與學生的竹簡相比,用紙抄寫的書絕對是個奇跡了。

    “這小子果然沒安好心。”韓信有旁邊雖然也覺得這紙不錯,可張敖將韓信與《胎產書》聯系起來,韓信覺得一定是要羞辱于他。

    “我是這樣想的,淮陰侯精通兵法,陛下可令他整理兵書,然后用紙家抄錄下來,獻給陛下,陛下查閱起來會十分方便,陛下愿意還可以將書賜給將領們,提高將領們指揮作戰的能力。淮陰侯身經百戰有許多作戰經驗,也可以寫下著書立說,將經驗傳承下去。”張敖這也是順勢而為,歷史上韓信被困在長安時就干的這件事情,不但整理了大量兵書,而且還寫成了后來兵書三卷。只可惜當時用的竹簡,韓信兵書抄寫的人數肯定很少,后來韓信被殺,他所寫的兵書也被銷毀了。如今張敖寄希望于有了紙韓信的兵書能夠多抄幾分,以后能流傳開來,這也是人類社會富貴的財富。

    “這事情我能干。”韓信一聽讓他整理兵書松了口氣,趙王還算夠意思,整理兵書是韓信愿意干的事情。把自己的經驗寫下來著書立說更是韓信的理想,古人對于成一家之言是很看重的。

    “好,就按你說的辦,趙王你要按時獻上足夠的紙張。”劉邦對于讀書不感興趣,不過要是不時的能拿出一卷書來送給臣子,這樣是不是顯得很有文化。

    “我一定盡全力提供宮中所需紙張。”劉邦想要抄幾本書的紙張敖還是供應的起的。

    看事情辦的差不多了,張敖急忙告退了,在劉邦這樣的老丈人面前張敖還是很有壓力的。

    “韓信,你就安心在我身邊,咱們君臣下棋聊天,少不了你的榮華富貴不是挺好嗎。”劉邦雖然這么說卻也知道一切已經回不到從前了。

    “挺好的。”韓信知道能夠寫書比當囚徒要要的多。

    “對了如果將這沙盤換成趙國,以反叛的趙國做假想敵,你說趙國有反叛成功的機會嗎?”劉邦看著沙盤若有所思。

    “這不用推演,趙國反叛一分成功的機會也沒有。”韓信想都沒想就回答。他倒不是為張敖遮掩,此時韓信想的是純戰斗力的問題。

    “為什么?”劉邦倒奇怪于韓信為什么如此確定。

    “趙國不看兵,光看將就不行,趙國丞相貫高在打仗上也就是中人之資,中尉孟舒更沒有謀略。在這樣將領的帶領下再強的軍隊也不能贏得天下。”韓信曾與張耳一起作戰,對趙國的將領是十分熟悉的。

    “如果有能人幫助趙王呢?”劉邦的意思是有韓信這樣的人與張敖勾結在一起呢。

    “那也不行。趙王就不是奪天下的料,能夠將兵器收集起來熔化的趙王是秦始皇之后的第二人,鑄成銅錢花的是第一人。可見趙王對兵事不是一般的輕視。趙王曾跟隨陛下征討藏荼,自己親自跑到薊城把藏荼捉拿回來。”韓信對張敖很是看不起,兵器是多么神圣的東西,熔化了鑄錢花,那是人干的事嗎?

    “征討藏荼時張敖表現確實出色。”劉邦覺得張敖當時表現的很勇敢。

    “趙王如果是底層將領表現的確定很不錯,但作為諸侯王,冒如此風險就不應該了,而且也可以看出趙王喜歡劍走偏鋒,肯定不會聽從他人意見,即使手底下有名將也起不了作用。為將者需奇正結合,一味出奇必敗無疑。”韓信剛保住性命,大嘴巴的毛病又犯了,不過他說的倒是心里話,韓信實在看不出張敖有什么名將的潛力。

    “原來如此,看來以后就少讓趙王上戰場了。”劉邦心中安定了許多,張敖沒有zào fǎn的能力更好。

    “其實如果把趙王當先鋒用,還是很好使的。”韓信現在不知道應該感謝張敖還是恨張敖只是順便的推了一嘴。

    回去的路上張敖還在思考,他在想劉邦在對付完韓信后會不會對付自己。沒想到韓信的鄙視讓劉邦對張敖放下心來。

    “趙王我家先生想見您。”一個謁者攔住張敖的車隊通報道。

    張敖怎么也是諸侯王,要見張敖不親自過來,卻派個人通知一聲,張敖不知道誰這么大的面子。
cs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