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軍事小說 >> 第九十五章 陽謀(書號:224550

第九十五章 陽謀

作者:曉夢魚
    劉邦正高高興興的同張敖一起試驗投石機,聽到韓信來了,心情馬上就不好了,馬上返回陳縣等著韓信來見。

    張敖只好返回住處等候劉邦的旨意,該來的總歸要來,只是這次云夢澤多了一個張敖。

    韓信心中很是糾結,他面臨的是一個陽謀,明知前面是坑他也得跳。

    劉邦此次游云夢澤召見韓信的起因是有人向劉邦告狀,說韓信要謀反。劉邦聽了當然很生氣,馬上就要帶兵剿滅了韓信。但陳平問劉邦:“用兵打仗您有韓信厲害嗎?陛下手下的人能打得過韓信嗎?”

    “沒有。”劉邦對這韓信是當今世上最能打仗的這一點一點兒也不懷疑。

    不能派兵攻打,陳平于是給劉邦出了個偽游云楚澤,擒拿韓信的主意。

    “韓信又不傻,會識不破這么簡單的計謀。”劉邦覺得這么做有點兒侮辱韓信的智商。

    “舉報的人說韓信正準備謀反,說明韓信還沒有準備好發動叛亂。陛下發出召喚,韓信不來作實了叛亂之事,他真心謀反定會前來,以便穩住陛下,如果他沒想謀反自然也會來云夢澤。”陳平明白計策的高明并不在有多巧妙而是管用。

    韓信被人舉報也是咎由自取,他向來有管不住自己嘴的毛病,當初剛投奔劉邦時只做了一個管倉庫的小官,卻因亂說話犯了軍法當斬,刀快要砍到脖子時遇到夏侯嬰救了韓信一命,才有了后來蕭何月下追韓信、登臺拜將之事。

    韓信在立了消滅項羽的大功之后被封為了楚王,亂說的話的毛病還是沒改。每日里與門客飲酒吹牛,無非是說一些自己本事大,如果沒有自己劉邦絕對打不過項羽,劉邦能力不行,只有自己才是天下共主最好的人選。

    并不是所有的人在韓信手下混的都好。有心人把韓信說的話記下來,添油加醋的向劉邦告了狀,韓信就被扣上了謀反的罪名。

    正如呂雉的評價韓信是個孤傲的人,以他的性格他不會聯合眾人起來造劉邦的反,更不能管理好楚國的臣子,將楚國建設強大。

    韓信受封楚王后就沒干什么正經事,找到曾經乞食的漂母也算知恩圖報了。對曾經給他飯吃后來又不給了的亭長只給了一百錢就顯得十分小心眼了。

    而韓信任命曾經讓他受胯下之辱的屠夫做了楚國的中尉掌管軍隊,只能是為了向天下人表明自己寬宏大量的態度。要依靠一個屠夫提高楚**隊的戰斗力那是不可能的,當然韓信也信不過別人帶兵。

    韓信真的沒有為zào fǎn做任何準備。

    其實韓信對劉邦不敬還有一個原因,當初劉邦拜韓信為大將就約定將來共分天下,韓信是真的相信了的。當今有這種想法的人還是很多的。當初項羽滅秦之后分封了十八路諸侯,也沒想過將天下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可劉邦稱帝后卻一心要建立劉氏家天下。韓信雖然不敢反叛卻也不時口出怨言。

    還真是禍從口出,引來了劉邦要對付韓信。

    韓信雖然孤傲腦子還是相當聰明的,劉邦召他去云夢澤游玩,韓信就覺出事情不對了。劉邦好酒,好女人,卻不是什么文人雅士,對美景不會感興趣。

    但韓信又不得不去,如果不去說明對劉邦有了異心,如果去了被劉邦殺了也有點兒冤。

    為了保自己的命韓信決心去見一下鐘離昧。

    “這一天終于來了。”鐘離昧是項羽手下的大將,項羽中了陳平離間之計,逐漸疏遠了鐘離昧,項羽滅亡之后鐘離昧逃到了楚國。本來劉邦對楚將還是寬容的,藏荼zào fǎn之后,劉邦不忍了,下令追捕楚國舊將。大家都是聰明人韓信一來鐘離昧就知道自己的死期到了。

    見鐘離昧的樣子韓信一時無話可說,當初他把鐘離昧留在楚國不向劉邦匯報就犯了錯誤,現在又想用鐘離昧討好劉邦,更是錯上加錯。

    “今天是我死,明天就是你死。”鐘離昧很惱火于韓信的不爭氣,韓信有兵,有地盤為何不與劉邦爭一下,兩人聯手也有取勝的希望。

    知道事情已無可挽回,鐘離昧含恨自殺。

    韓信命人將鐘離昧的人頭砍下來,收拾好。

    帶著鐘離昧的人頭來到云夢澤韓信安心了許多。韓信覺得連鐘離昧這樣的勇將都殺了獻給劉邦,足以說明他沒有反叛之心。

    “拜見陛下。”韓信見到劉邦行君臣之禮。劉邦確實是有其獨特的人格魅力,不管韓信多孤傲也不敢看不起劉邦,漢國那么多能人對劉邦也是服服貼貼。

    “給我綁了。”劉邦直接下令。

    “陛下。”韓信大驚,這和他想的不一樣。

    韓信雖然能帶百萬兵,卻不是劉邦精心挑選的勇士的對手,沒一會兒功夫就被捆了個結實扔到了車上。

    “沒想到陛下竟用如此簡單的計策擒拿于我。”韓信很是有點兒不服氣。劉邦和韓信都是善戰之人,在戰場上經常是奇謀頻出,韓信覺得劉邦要對付自己怎么也要調兵遣將,設下一環套一環的毒計,哪有這樣上來一句話不說就讓人把他繩捆索綁了。

    “有人告你謀反。”劉邦這時才對自己的行為找了個借口。

    面對劉邦的理由韓信都懶得辯解了。自古以來謀反這種事最說不清楚。

    “真是狡兔死良狗烹,高鳥盡良弓藏,敵國破謀臣亡啊。”韓信哀嘆。

    劉邦一舉擒獲韓信本該高興,可他覺得真正的麻煩來了。

    劉邦最想做的是干脆將韓信殺了,可這樣做難免會寒了天下之心,開國之后就連殺藏荼和韓信兩個諸侯王難免會讓其他人產生不好的聯想。

    如果不殺,韓信的本事又太大了,而且韓信一向善于隱忍,讓韓信抓住機會,最后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

    劉邦正在猶豫不決之時,內侍報告:“趙王張敖求見。”

    劉邦一下子警惕了起來,此時張敖來干什么?莫非張敖是韓信的同黨,跑來給韓信求請。

    “都給我準備好了,我說動手就動手。”劉邦命令剛才抓韓信那伙人又埋伏了起來。心想如果張敖開口給韓信求情。馬上就下令將其拿獲。

    “你來干什么?”還沒等張敖開口劉邦搶先問道。

    “我覺得獻給陛下的象棋太簡單,所以拿了更好玩的東西送給陛下。”張敖十分認真的說道。
cs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