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慢慢升高的房梁

作者:曉夢魚
    蕭何覺得張敖這個孩子不錯,可就是有點兒愛出風頭說大話。

    當張敖說可以抬起巨大的房梁時,蕭何故意把正在干活的工匠們都叫了過來,目的就是要讓張敖丟丑,改改他這個信口開河的毛病。

    張敖卻沒有一點兒感覺,他還在那里自鳴得意,要是連根木頭都搞不定,這初中不是白上了。

    到了漢代張敖真的開始感謝九年義務教育了,以前社會分工明確物質豐富,許多事情都不用自己動手,總感覺那些基礎知識沒有用,只能用來應付考試,現在張敖才明白那些知識全都是人類智慧的結晶,每一項都可以給社會帶來巨大的變化。

    “你們去找一些結實的繩子來。”

    “你們去在柱子旁搭個木架子。”

    “架子不用搭那么復雜,只用三根結實的木材支起來就行了。”

    張敖見工匠們過來了,干脆直接指使工匠們干活。第一件事先是讓工匠準備材料,在宮殿的柱子那里搭起了幾個三角架。

    “有木匠嗎?過來跟本世子一起干活,讓你們見識一下我的手藝。”要做的東西向工匠講明白很費勁,張敖干脆直接動手了。

    一邊干活,張敖一邊向工匠們說明:“我要做的東西叫滑輪組,這幾個木輪相當關鍵,一定要用上好的木料,才不會在受力時開裂。輪子一定要做的圓,外邊的凹槽要保證繩子在里邊不脫出來。”

    蕭何本來想看張敖的笑話,但看張敖過去將工匠們安排的井井有條,還親手干起了木工活,蕭何來了興趣命令到:“去把我的太師椅搬來,我要看看這房梁是怎么上到柱子之上的。”

    蕭何在坐過張敖的太師椅之后,發現這東西坐著確實舒服,坐在椅子上辦公要比席地而坐輕松的多,所以現在就成了蕭何的太師椅。丞相發話自有手下干活,沒一會兒功夫椅子擺好,蕭何坐在上面饒有興趣的看張敖干活,不時的還插上兩句話。

    “張敖啊,你這木匠手藝是跟誰學的?”蕭何問。

    “這是我們家祖傳的。”張敖嘴里回答著,手上一刻也沒有停。

    “趙王還會干木匠活?這就奇怪了,一般的士人根本看不起工匠,趙王還會親自動手。”如今的社會等級觀念還是很強的,蕭何以前只是在縣里當個小吏,所干的活與工匠們還是有區別的。認識幾個字的人大都看不起動手的人。勞心者與勞力者的區別是可以光明正大的講出來的,而且還是圣人之言。

    “這叫知行合一。”張敖沒注意把老爹張耳帶到溝里去了,這要是不能自圓其說,張敖當了一輩子的名士,臨老變成木匠了。“人不但要學知識,而且還要將所學的知識運用到實踐中。親歷親為一些事情并不丟臉。把所學的知識變成對社會有用的真實的物品才叫真本事。而且動手干活與讀書之間并沒有高低貴賤之分,不管干什么,只要能干的特別好,就應受到人們的尊重。心靈手巧的工匠如此,象蕭丞相這樣讀書讀的好,又能用所學知識治國理政才是最受人尊重的,那些只記得一些書上句子,或只會干一些簡單的勞動,也只能享受普通人的待遇。”

    “你這樣說把工匠和士人相比較,那些讀書的士人會不高興的。”蕭何雖然不能算純粹的讀書人,但現在讀書還是高尚的事,士人們正在努力謀高人一等的地位。

    “讀書與做工本來就沒有高低之分,兩者不是上下的關系,而是并列不同分支。工匠們的頂端是工藝大師,讀書人的頂端則是您這樣的治國安邦之才。如果能將做工和讀書結合起來,創造出新工具,制造出新物品,那樣的貢獻才最大。”張敖時刻不忘拍蕭何的馬屁。這使得蕭何勉強可以接受張敖的說法。

    聊天中張敖將木輪做好。

    “世子的木工手藝果然精妙。”這話是木匠們真心的夸獎,張敖干起活來很象一位干了多年的老工匠。

    不過木匠們還是不相信,張敖一個人能將宮殿的大梁弄到柱子上去,上梁向來是建房的難點,往往需要動用大量的人搭好架子,眾人齊心合力一點兒點兒將房梁抬上去。就這樣還經常失敗,弄不好還會傷人。

    “這幾個輪子沒什么,將輪子與繩子結合在一起就神奇了。”張敖邊說邊組裝成了一個滑輪組。

    “在這里固定一個絞盤。”既然做了滑輪組,那連絞盤一起做出來好了,反正都是為了省力的東西。

    “誰能將這滑輪組掛到三角架上去。”做東西張敖行,這爬高上架張敖真干不了。

    “我來干。”工匠們有身手敏捷的,干這活根本沒有難度,幾下子就爬到了三角架的頂端,按張敖所說將滑輪組牢牢固定在上面,然后將繩子穿好連接到絞盤之上。

    張敖仔細的檢查了一遍,見各處都沒問題滑輪組已經綁定房梁,于是來到絞盤前說道:“現在請大家看看我的力量。”

    說完張敖推動絞盤上的木柄,一圈圈的轉了起來。隨著繩子收緊,房梁的重量傳導到了三角架上,壓得三角架都發出了聲音。眾人擔心看上去十分單薄的三角架會不會倒。

    張敖一點兒也沒受影響,不停的推動著絞盤,房梁的一頭開始離開了地面。

    “世子果然神力啊。”一半人在拍馬屁,一半人是真心的在贊嘆,大家都是干活的人,宮殿的房梁有多重全都清楚,能將房梁一頭抬起來絕對是神力。

    張敖又轉了幾圈將絞盤卡住說道:“其實你們每個人都有這么大的神力,不信你們過來試試,你們也可以推絞盤,將房梁抬高。”張敖才沒那么傻,一群人在那看著自己費力的吊起房梁。張敖說完果然有幾個好奇的人過來推絞盤。

    “我真的能推動啊。”

    “房梁又升高了。”

    工匠們驚喜若狂,自己做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成就感滿滿的。

    張敖命人用另一組滑輪組慢慢將房梁的另一頭抬高,沉重的房梁真的完全離開了地面,工匠們有點兒不敢相信,用力的只有推動絞盤那幾個人。

    “如果繩子足夠的結實,吊起更沉重的房梁也不是問題。要是在絞盤這里套上幾頭牛就會更省力。”張敖給工匠們指出了改進的方向。既然把東西制造了出來就要讓它得到充分的利用。

    蕭何的表情雖然沒有工匠們那么夸張卻也被張敖驚著了,招手將張敖叫過去說道:“賢侄,你做的這東西太好了,原先每上一個梁就要用很長的時間,而且要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有了這東西省時省力還安全,上梁變得容易多了,宮殿建造的速度會加快許多,我一定在漢王面前為你說好話。”

    “那就多謝丞相了。”張敖在蕭何口中已經上升到賢侄,覺得離娶到公主又近了一步。

    “賢侄啊,你一定要繼續幫我,這長樂宮的建造不但是為了漢王居住,這還關乎漢王和我們這些臣子的臉面,你這做女婿的怎么也要為岳父分憂啊。”蕭何開始上綱上線了。
cs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