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軍事小說 >> 第二十章 之后(書號:224549

第二十章 之后

作者:流去的時間
    傍晚,東城袁家。▲-八▲-八▲-讀▲-書,.◇≧

    送走了張進、張秀才他們,又支走了袁蝶兒,廳堂里袁老夫人就趁著沒人在跟前的時候,和袁老秀才說道:“今兒文寬帶來的三個少年郎看著還都不錯的樣子!”

    袁老秀才此時正在入神地想著該怎么幫張秀才、張進他們下場考科舉的事情呢,這要搜集歷年來童子試和鄉試的考題,僅靠他一個老秀才肯定是弄不到的,但他有一個在別的地方當知縣的兒子啊,寫信去讓他兒子幫忙搜集,這還是可以試試的。

    心里這樣想著,袁老秀才就立刻起身要去書房寫信,那袁老夫人見狀不由氣惱道:“老頭子,又要干什么去?我和你說話你到底聽沒聽見?”

    “嗯?”袁老秀才轉頭看向她,雖然緊皺著眉頭,但還是又坐了下來,耐下心思聽她說話,畢竟這個年紀了陪在他身邊的也只有這老妻了,兒女都靠不住,倒是夫妻老來伴嘛,于是他耐心和氣地問道,“你說什么呢?我聽著就是了!”

    袁老夫人卻是越發沒好氣道:“我是說,文寬今兒帶來的三個少年郎看著都很不錯!”

    “嗯!”袁老秀才隨意地點頭附和著,但瞬間反應過來她說的是什么后,不由詫異地抬頭看著袁老夫人問道,“你說這話什么意思?你不會心里打什么主意?”

    袁老夫人撇了撇嘴,道:“蝶兒今年十二三歲了,也該到了相看人家的時候了,我多看幾個少年郎,也就能挑一個最好的了,這樣蝶兒以后日子才能過的順遂,不然我們不為她操心,誰又會為她操心呢?指望她爹還是那母老虎兒媳婦?哼!都是指望不上的,他們不把蝶兒賣了就算好的了,蝶兒從小在我們身邊長大,我可舍不得她以后受苦受搓磨!”

    袁老秀才不由無語,也是明白了她的意思,沉吟半晌,他就道:“如果你是這樣想著給蝶兒找個好人家的話,我覺得文寬家的小兒就不錯,今年十四了,長的一表人才,而且文章寫的也好,明年童子試有很大的把握通過,再說文寬和他家娘子為人都算寬厚的了,蝶兒嫁到他家去,應該不會受到刁難的,如果你真有意的話,下次我到可以試著向文寬探問探問,你說怎么樣?”

    袁老夫人則是想了想,就搖頭嘆道:“文寬家的小兒確實是一表人才的,可是嫁給他就未必不受苦啊!就算明年通過童子試成為秀才又如何?我不也是嫁給你這個秀才,年輕的時候還不一樣受苦受累嗎?除非他能夠中舉,成為舉人,那樣就算熬出頭了,日子好過了,可是中舉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千千萬萬的讀書人能中舉的又有幾個幾十個呢?唉!也不是良配,還是算了!”

    這下子,袁老秀才也是沒好氣了,瞪著她道:“是!年輕的時候嫁給我,你受苦受累了,不過你也不想想,蝶兒雖然是有一個當知縣的爹,但她不過是庶女啊,你覺得一個中舉的舉人會娶一個知縣的庶女為妻嗎?哼!想都別想了!”

    袁老夫人不由一噎,無言以對,她自然也明白,一個中舉的舉人是不可能娶一個知縣的庶女的,只是把寶貝的孫女嫁給一個秀才受苦受累,她也不愿意啊,那又該怎么辦呢?

    “唉!”她又是嘆息一聲,想了想道,“蝶兒也真是高不成低不就的,身份有些尷尬!其實如果那朱家的少年郎要是是嫡子的話,倒是個好人選,蝶兒嫁給他憑朱家的家底還真不會受苦了,只是可惜他不過是個庶子,以后恐怕要被掃地出門,也不知道能從家里分到多少家產,想來也不會多,那位朱夫人聽說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燈!”

    “還有那位方家的少年郎,就更不行了,他可是農家子,蝶兒嫁給他肯定是要受苦受累的,簡直想都別想!”

    “唉!三個看著都是好少年郎,我看著也都喜歡,可仔細想想卻都沒有一個合適的,難啊!”

    “哼!”袁老秀才聽了她這樣久的嘮叨,也算是到了極限了,他沒好氣道,“我看你啊,還真是要求不低!要是像你這樣挑挑揀揀的,這兒不好那兒不好的,哪里還有合適的少年郎了?依我看啊,文寬家的小兒就不錯,人長的不錯,也是溫和有禮,文章也不錯,家里也不錯,各方面都不錯,你卻看不上,得了!你自己在這盤算著,我懶得理你,我去書房了!”

    說完,他起身就走,這次袁老夫人也沒叫住他,只是白了他一眼,輕哼一聲,就自顧自琢磨開了。℃八』℃八』℃讀』℃書,.■↑

    而另一邊,回到南城張家的張進、方志遠他們自然是不會知道袁老夫人此時正在琢磨著從他們幾個中挑選孫女婿的事情,他們回到家中,各自喊了一句:“娘,我們回來了!”

    “娘子,我們回來了!”

    “師娘,我們回來了!”

    然后,張娘子就匆忙迎了出來,笑道:“你們回來了!”

    等走到近前,她聞到了三人身上散發的酒氣,不由皺眉道:“相公喝酒了?進兒和志遠也喝了?”

    微醺的張秀才笑著點頭道:“是啊,今天先生高興,就陪著先生多喝了幾杯!”

    張娘子聞言,也沒多說什么,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就道:“相公看樣子有些喝醉了,快回房間躺躺,進兒和志遠也回房間歇歇,我去給你們燒洗澡水,等會兒好好洗洗再吃晚飯!”

    “多謝娘子{娘\師娘}!”張秀才、張進他們忙是笑著道謝。

    張娘子沒好氣地白了他們一眼,就轉身去了廚房忙著燒水了,張秀才自是去了他和張娘子的房間上床躺著了,而張進和方志遠則是去了張進的房間歇歇了。

    張進的房間里,張進和方志遠并排躺在床上,做了一天的客,應酬了一天,張進也有些累了,躺在床上就長舒了一口氣,閉上眼歇著了。

    可方志遠卻是精神奕奕的,他腦袋枕著雙手手掌,睜著一雙黑亮的大眼睛,看著虛無的空氣,也不知他在想什么,不一時那臉頰耳根就通紅通紅了,雙眼更是有著一種渴望之情。11
cs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