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生物學家?植醫?植物培育員?

作者:作夢DR
    一個月內發生了不少事情,首先是蘇鈺成功地突破到了練氣四品境界,這修煉的速度令小花妖他們感到瞠目結舌。【←八【←八【←讀【←書,.2↘

    其次是小花妖徹底地把太陽之谷的十二干支陣法給搞清楚了,她對陸平西說道:“一切準備就緒了,就只差去招募鎮守十二干支陣法陣眼的植物系妖獸了。”

    陸平西說道:“蘇鈺和我回一趟第四層,你們繼續守護這里,我離開這段時間,你們都謹慎點。”

    除了這幾件事外,還發生了一件比較有趣的事,那就是老山羊和象妖兩個妖怪正式步入了書法的殿堂,這兩個老妖怪待在太陽之谷內,沒事就喜歡聊聊書法。

    然而遺憾的是,它們的書法屬于別人看不懂的那種書法,它們互為知己,在它們自己的世界里悠然自得,別人沒辦法理解它們。

    交待完所有事情,陸平西便和蘇鈺一起離開了,蘇鈺每隔一段時間都要給她心愛的妹妹發一封電子郵件,所以這次她也要和陸平西一起離開第五層,而因為她是人類,不受仙塔規則束縛,所以說走也就走了,其他妖獸的話不封印實力是無法前往第四層的。

    離開前,陸平西取走了大概二兩太陽玉液,他得帶著這東西去找聯合軍,畢竟一旦聯合金來到第五層,那太陽之谷量產計劃也就要正式開啟了。

    而且陸平西經過實驗后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那就是利用這太陽玉液可以讓普通的儀器能在仙塔內使用,舉個例子,如果那個手機來用太陽玉液浸泡一下,那這手機就可以在仙塔內使用。▲-八▲-八▲-讀▲-書,.◇≧

    眾所周知,現在聯合軍使用的坦克、大炮都是那種比較古老的,沒有太多電子儀器的那種坦克、大炮,但若是太陽玉液能夠大規模量產,那么更高端的科技武器就可以運送到仙塔內來了。

    而且太陽玉液可以廣泛運用到各種對付妖獸的武器上,用這東西浸泡一下,能大幅度提高武器的強度,畢竟,這是金丹期都垂涎的東西。

    所以,陸平西不覺得聯合軍會拒絕自己量產太陽玉液的要求。

    陸平西背著他的熊妖皮十級包,蘇鈺則背上了她的五級包以及兩把長劍,這個擁有遠程天賦的射手干脆連遠程武器都不帶了。

    他們離開了第五層,因為是人類的緣故,他們沒有被仙塔規則阻攔,兩人走出入口,來到通天階梯之上,這通天階梯下的妖獸立刻感受到了他們的氣息,然后立刻四散而逃。

    但凡遇到從高層下來的妖獸,甭管什么物種,跑就完事了。

    陸平西和蘇鈺來到了第四層,他們沒去追逐那些逃跑的妖獸,只是陸平西在這階梯下布置了幾個常見的陣法陷阱,然后便向著人類聯合軍營地走去。

    陸平西和蘇鈺的速度很快,第二天,他們便來到了人類聯合軍的營地。

    一來到營地,陸平西就發現這個營地比三個月前更加的巨大了,這個所謂的營地已經變得和一個小城鎮差不多大了。

    在這個小城鎮周圍,還有不少的樹人、花妖,這些都是植物系的妖獸,它們的智慧不少很高,基本上都在聽人類的命令行事,不過人類也很細心地位它們準備食物、靈土、靈水等。

    陸平西到這個營地里打聽了一下,發現人類中居然出現了一種名為植物培育員的新職業,這種職業的員工主要就是負責培育年幼的植物系妖獸,好讓它們盡快成長。

    比如那樹人幼苗,花妖幼苗之類的,這些幼苗在出生懵懂時期就被人類照顧,等長大了肯定也會為人類賣命。

    蘇鈺得知這些消息后說道:“講道理,這已經不是資本家和勞工的關系了,這是主人和寵物的關系了。”

    陸平西沒有反駁,他說道:“的確,這種事情在歷史上也不是沒有發生過,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的時候不也把土著當成了奴隸嗎?歷史本就是不斷循環的。”

    這些植物培育員除了培育這些植物系妖獸的幼苗外還有一個工作,那就是照顧藥田里的藥草。

    聯合軍終于也是發現了這些藥草的奇效,所以開始開辟出藥田來培育藥草來了。

    而因為是很低端的藥草,所以培育起來也不算很困難。

    在營地里調查了一些情報后,陸平西和蘇鈺又前往了營地里的酒館,在酒館里,陸平西看到了那個紅發的緹娜。

    然而有些遺憾的是,紅發緹娜沒有之前那般美麗動人了,酒館里的人也不是很多,就算是來喝酒也不再直勾勾地盯著緹娜看了。

    因為狐妖的離去,不再被附身的緹娜從一個無比驚艷的美女變成了一個稍有姿色的普通人。

    從這一點便可以看出,氣質的變化對一個人的影響是多么的大,人類即是一種愛美的生物,同時也是一種對氣場、氣質非常敏感的生物。

    不過意外的是,陸平西還發現了一個熟人,那就是之前的獵妖小隊隊長羅素,這個金發碧眼的家伙又在大白天的時候來酒喝酒了。

    陸平西看到他走進酒后就和緹娜說起了話,而緹娜也是微笑著和羅素對話。

    陸平西走到臺擦酒杯的男服務員身前,然后問道:“之前我來的時候聽說緹娜失蹤了,她是怎么回來的?”

    那個男服務員還記得陸平西,他說道:“之前?那都是三個月前的事情了,緹娜是自己回來的,但不知道為什么,緹娜好像沒以前那么光彩照人了,酒也不像以前那樣熱鬧了。”

    陸平西又問道:“隊長羅素似乎是這里的常客啊,他經常來嗎?”

    男服務員點點頭:“對,他經常來,而且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一定是看上緹娜了,和那些朝三暮四的冒險家不同,隊長他可真是一個專一的人,我們都很看好她。”

    蘇鈺在一旁小聲地說道:“隊長這是真愛啊,在所有人都不喜歡緹娜的時候,他居然還堅持來酒。”

    陸平西摸著下巴:“真的這樣嗎?或許,是謹慎的隊長在近距離監視緹娜呢?雖然他關于狐妖的記憶被狐妖給抹掉了,但骨子里的謹慎應該還存在。”

    蘇鈺:“...”

    老板,不是人人都像你一樣謹慎啊!11
cs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