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76章 順便收的(書號:222150

第76章 順便收的

作者:花心者
    “見過公主。”門外又有人踏了進來,主事行了一禮后朝兩旁揮揮手,讓幾個牢役散去,又瞧了瞧公主那邊的人。

    扶月明白,回頭瞪了身后幾人一眼,讓她們也離開,牢里只剩下三個人后主事才開口,“公主切記明生是無辜的,那彭清有武藝在身,明生根本近不得他的身,且大管事與明生身份相差甚遠,沒道理去找明生,既然沒有接觸過,又怎么行兇?”

    “要說在別處殺了人運過去的也不可能,門口都有守衛,瞧見過明生每次進出都是一個人,所以尸體在明生床下,是被人栽贓,明生根本不知情。”

    “至于明生拿著大管事的腰牌出宮,那也是受人蒙騙,想誤導大家以為明生是兇手,奴才火眼金睛,早已看破敵人那點伎倆。”主事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本事一流,已經將整個案子重新梳理了一遍,“總而言之這就是個烏龍,明生根本不可能是兇手。”

    這話扶月都聽了兩三遍了,方才在上面時主事便一直說一直說,啰嗦個沒完,她有些不耐煩,“知道了。”

    又低頭看了看明生,語氣放柔了些,已經沒剛開始那么抵觸,“人我可以帶走了吧?”

    扶月不是沒有見識的人,相反,她見過的人很多,母妃為了讓她將來可以挑個好夫婿,只要一有什么宴會,便會吹耳旁風,讓父皇帶上她,好讓她多跟那些貴公子們接觸接觸。

    有才華的她看不上,因為不夠厲害,太厲害的又長得粗礦,也不是她水心的,合二為一的不可避免其它條件達不到,比如說太矮,還沒有她高算什么鬼?

    總之人多多少少有些缺陷,但是如果一個地方過于出色,會忽略其它的。

    比如說長得好看。

    明生長得好多看,她也說不上來,反正是她見過最好看的那個。

    可是他是太監,再怎么樣父皇也不會讓她嫁給太監的,但是長得真的很好看。

    扶月咬著指頭,心里有些為難。

    “公主請。”主事讓到一邊,這幾乎等于明晃晃的告訴她,可以帶走。

    扶月也不糾結了,管它能不能嫁呢,反正到了她的宮里,就是她的人了,“那我帶走了。”

    她也不是很笨的人,不忘施恩,“主事幫了我,本公主找到機會,也會多在父皇面前為主事美言的。”

    主事欣喜行禮,“多謝公主,公主慢走。”

    扶月率先一步踏出牢房,身后沒有動靜,她又退了回來,站在明生面前著急道,“快跟上呀,可以走了。”

    牢房太臭了,只想快點離開。

    明生愣愣盯著她看了一會兒,半天才反應過來,哦,原來剛剛談了那么久,真的是在說他的事?

    主事和公主一起商量著怎么給他開脫罪名,就像做夢一樣,不太真實。

    “這個還用思考這么久嗎?”雖然人長得好看,但是腦子好像不太好使。

    她伸出手,催促道,“快點兒。”

    明生怔怔的望著那只白皙細嫩的小手,越發有種不真實的感覺,許久許久,他才試探性的將手放上去。

    摸到了實質性的東西,他正驚奇呢,那手使了些勁將他拉起來,拽著他一路朝外走去,穿過長長的走廊,上了窄小的樓梯,外門剛打開,他便被強光刺了一下,手本能擋了擋。

    陽光照在身上很暖,帶著淡淡的余熱,將他整個包裹住,他恍惚間意識到,是真的出來了!

    古扉還在空間繡帕子,努力存錢,好在需要的時候用上。

    他已經將昨天那天只剩下一點的帕子繡完,又換了一條開了個頭,根和綠葉已經繡完了,就差花瓣,最難的也是花瓣。

    古扉有個習慣,碰到難的,不好上一段書,再回來就好繡了。

    他今兒也是這么做的,一旦遇到不好繡的,便放下帕子坐在一邊剝龍眼吃,邊剝邊想事情,不小心將整串吃完。

    殼子沒有隨便扔,放在一邊曬,曬干了可以當柴火燒,他把這堆殼子也倒到青磚上,鋪開的時候突然意識到可能吃的太多了,一地全是,會上火的。

    只放開吃這么一次而已,應該沒關系,古扉去洗手,不洗手上都是粘的,洗完拉下毛巾擦了擦,毛巾有些干,他正在猶豫要不要放水里泡一泡,低頭的時候鼻息下突然掉了一滴液體。

    毛巾上登時紅了一小塊,然后又是一塊,很快整片都是,他嚇了一跳,第一反應是沖進草屋喊花溪,“花溪,不好了,我流血了!”

    “流了好多!”

    “我是不是快死了?”

    腳跨進去,才發現里頭空無一人,花溪出了空間,在外面跟蹤余歡。

    她怎么還沒回來?

    好想她。

    古扉一屁股坐在門檻上,自己用毛巾擦了擦鼻子,還在流,他捂住后去池邊洗,洗完仰著頭,躺在廊下,記得母妃說過,流鼻血了這樣處理就不會流了。

    他在原地等了一會兒,驚喜的發現果然不流了,就是血干在里頭有些不舒服,他又去洗了洗,毛巾也洗了,上面的血跡是剛流的,又泡了水,很容易搓下來。

    古扉把毛巾掛在繩上晾著,自己回到廊下拿起針線活繼續繡,也就剛繡了一角的功夫,屋里傳來腳步聲。

    古扉連忙放下帕子跑過去,一把抱住花溪的腰,“花溪,你終于回來了。”

    花溪摸了摸他的腦袋,“等很久了吧?”

    “也沒有很久。”古扉沒說實話,“我做了繡活,還練了會兒字,過的可充實了。”

    “是嗎?”花溪捏了捏他的小臉,“那有沒有好好吃飯?”

    “有啊,我把早上的饅頭蒸了,還喝了稀飯。”

    “真棒。”花溪絲毫沒有吝嗇的夸了夸他。

    古扉很開心。

    “對了。”花溪望了望四周,又看了看他,“你一個人沒出什么事吧?”

    古扉一愣,很快笑了,“沒有啊,一切都很好呢。”

    其實有,但是他已經自己處理了。

    和花溪分開之后余歡回了長錦宮,就像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繼續當他的看守,只偶爾目光暼過長錦宮內,會露出一抹寒意。

    那個女子,太聰明了,只憑借那么一點線索,便猜到了來龍去脈,一顆七竅玲瓏心通透到令人心生燥意。

    真煩真煩真煩!

    他陡然站起來,回了一趟雜役處,趁著午間有點時間將衣裳洗了,順便吃個午飯,因著來的晚,已經沒有多余的,所以沒給長錦宮帶,反正也餓不著,長錦宮那么多菜不是擺設。

    那個宮很是神奇,竟然想到掀了地磚,在院里種菜,聽說鬧鬼的時候慎邢司來過,主事親自帶的人,居然也沒阻止,任滿屋子的菜越長越茂盛。

    長錦宮時常開小灶,他知道,后院的煙囪出賣了他們,倒也沒有意外,畢竟他來之前,這里的看守是明生。

    明生那個濫好人,肯定會幫他們。

    余歡深吸一口氣,心里平靜了才回來,坐在門檻上,低著腦袋想事情。

    其實仔細衡量一番,她自己也暴露了許多,比如擅自出長錦宮,冒充太監的事,這事要是被捅出去,夠她死個十次八次的。

    所以沒關系,她有把柄在他手里,再聰明又如何?

    那顆心突然安定了下來,余歡從懷里掏出一本話本翻開上次做了記號的地方繼續看,盯著瞧了半響,竟一次字沒看下去,待反應過來,才注意到書拿反了。

    不應該的。

    他放下書,有些想不通。

    到底還在擔心什么?

    明生還是別的?

    他自己也沒譜。

    余歡將書收起來,抱著胸閉著眼,就這么睡了一覺,興許是心里惦記著事,睡的并不安生,身后有什么動靜,他都知道。

    但他還是睡,睡著了,時間就會過的很快。

    果然,再醒來已經是傍晚,刮了風,下了雨,他是被凍醒的,瞧了瞧時間,覺得差不多了,拍了拍屁股起身,冒著雨回雜役處。

    沒有吃飯,先去收衣裳,他中午洗了衣裳,放在角落曬,肯定會被淋濕。

    余歡穿過長長的走廊,站在最角落那節,廊下有兩個柱子,繩子掛在柱子上,手摸著繩子,到了本該掛著他的衣裳時頓了一下。

    那繩上干干凈凈,只余些許點點雨水掛在上面,哪里有衣裳?

    他的衣裳不見了!

    不知道又得罪了誰,被丟了,還是……

    他想起什么,陡然回身推開寢屋的門,這個點還沒人回來,都擠在食堂打飯,寢屋里安安靜靜,只一個人站在窗邊,背著光,折他的衣裳,聽到動靜,那人回頭,莞爾一笑,“我來的時候正好下了雨,順手幫你把衣裳收了。”
cs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