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238章分兵(書號:221653

第238章分兵

作者:蜀山刀客
    面對劉家擺出這種如臨大敵、戒備萬分的姿態,所有人都大為不滿。∈八∈八∈讀∈書,.≦≧

    孟章更是不屑的說道:“一群色厲內荏的家伙,面對沙怪畏之如虎,連自家領民都無法保護。面對援軍,卻像防賊一樣。”

    孟章蘊含了真氣的話語聲音極大,傳出去老遠,旁邊飛舟上面的修士差不多都聽見了。

    眾人紛紛點頭稱是,一些性格暴躁的修士,已經開始忍不住破口大罵了。

    廣惠道長皺了皺眉頭,他同樣對劉家的舉動很是不滿,但是不愿意在這個時候激化矛盾。

    廣惠道長將幾家宗門的主事人召集到一起,宣布了自己的計劃。

    按照廣惠道長的計劃,這支修士大軍,將兵分兩路,各自行動。

    林泉觀和石家的修士隊伍,一起前往青竹山領地,追尋沙怪群的下落。

    太乙門、巧手門、金刀門和林山派,留在劉家領地,搜尋沙怪巢穴的下落。

    沙怪群最早出現的地方,就是在劉家領地。依照沙怪的習性,沙怪的巢穴,多半也在劉家領地附近。

    可是劉家領地方圓數百里,如果加上附近區域,面積更大。沙怪巢穴又是深埋地下,要想將沙怪巢穴找出來,是一件非常消耗時間的事情。

    林泉觀的廣宏道長,將會留下來,調配和監督四家宗門的修士行動。

    廣惠道長是一個雷厲風行的性子,宣布完分兵的計劃之后,就帶著林泉觀和石家的修士隊伍,一起出發,飛向青竹山方向。

    廣宏道長將四家宗門的主事人召集到一起,隨手一劃,就為各家宗門劃定了一個大致的搜索范圍。∷八∷八∷讀∷書,.2∞≠

    以劉家山門為中心,周圍區域被均等的劃分為四塊,由四家宗門分別搜索。

    廣宏道長留在這里,負責居中策應。

    任何一家宗門發現了沙怪巢穴的位置,另外三家宗門需要立即前去支援,務求盡快摧毀沙怪巢穴。

    宣布完之后,四家宗門的修士都立即行動起來。

    孟章帶著太乙門的修士,在分配給自己的區域之內,開始了仔細的搜索。

    飛舟降低高度,不少精銳弟子跳下了飛舟,開始各施所能,仔細的搜尋地下。

    孟章和厚土神將身為筑基期修士,有著更好的辦法搜索地下。

    尤其是厚土神將,對于大地有著一種特殊的親近,天生就能感知大地之下的各種情況。

    厚土神將一個人的搜索效率,就超過了孟章和其余煉氣期修士加起來之和。

    搜索沙怪的地下巢穴,注定了是一件耗時良久的工作。

    時間在慢慢的過去,搜索工作在按部就班的進行之中。

    廣宏道長一直用秘法,和林泉觀的同門保持聯絡。

    林泉觀和石家的聯軍進入青竹山領地之后,搜尋沙怪群的行動,同樣很不順利。

    趙九斗通知了青竹山后,青竹山和劉家一樣,緊閉山門,開啟了護山大陣,門中修士絕不離開山門半步。

    林泉觀和石家修士,在青竹山領地上面自由行動,苦苦搜尋沙怪的下落。

    日升日落,日落日升,就這樣過了兩天,兩邊的隊伍,都沒有任何的收獲。

    在劉家后山,一處隱蔽的洞府之中,一名須發皆白,滿臉皺紋的老者,正盤腿坐在一張玉床上面,靜靜聽著下面一名跪著的修士的匯報。

    這名老者名叫劉大進,是劉家長老,也是死在孟章手里的劉風波的父親。

    劉家血脈的修士,煉氣圓滿之后,就可以進入家族秘地的冰窟之中,用家族秘傳法門,吸取冰窟之中積累的寒氣,沖擊筑基期。

    用這種方式沖擊筑基,雖然不需要筑基丹之類的輔助丹藥,但是風險很高。一旦沖擊失敗,輕則全身僵硬,動彈不得,成為一名活死人。重則一命嗚呼,魂歸地府。

    就算僥幸筑基成功之后,也有很多后患。

    筑基期修士,需要定期驅除體內累積寒氣。每次都需要耗費大量時間和精力。

    修為越高,寒氣積累越快,在驅除寒氣上面耗費的時間和精力,也是越多。

    筑基初期修士,需要耗費差不多一半壽命的時間,用來閉關潛修,驅除寒氣。

    筑基中期修士,需要耗費的時間超過壽命的三分之二。

    至于筑基后期修士,更是需要常年坐在特制的暖玉床上面,借助暖玉床的力量,壓制體內過剩的寒氣。

    每次離開一段時間,都不能在外面耽擱太久。稍微活動一下,就需要及時趕回劉家,借助暖玉床的力量壓制寒氣。

    如果在外面耽擱太久,搞不好會活生生的凍死在外面。

    所以劉家筑基期修士數量不少,而且還有筑基后期修士,但是因為自家筑基期修士的缺陷,對外并不強硬,常年被雙豐谷壓制。

    現在的劉家之中,除了劉大進這名筑基后期修士之外,就只有筑基初期的家主劉大海了。

    損失的大量煉氣期修士,也沒有得到及時的補充。

    現在的劉家,正是處于最為虛弱的時候。

    幾家宗門的聯軍進入劉家領地,劉家雖然緊閉山門不出,但還是暗地里派出了修士,對這幾家宗門進行監視。

    幾家宗門都發現了劉家的小動作,只是懶得同劉家計較。

    這名跪在劉大進面前的修士,本來就是劉大進的弟子,這次被派出去監視幾家宗門的動向。

    幾家宗門的目的是搜索沙怪巢穴,并不是針對劉家。所以他們表現的很是坦然,并沒有刻意遮掩自家的動作。

    出發前之前就被劉大進刻意叮囑過的他,向家主劉大海匯報之后,就趕往后山,向劉大進匯報。

    “你是說,太乙門孟章那個賊子,經常一個人脫離大隊人馬,獨自搜尋一片區域。”

    “是的,師傅,孟章那小子身為掌門,大部分時間都沒有隨同門人弟子一起行動。”

    聽完弟子的匯報,劉大進滿意的點了點頭,將弟子打發了出去,并且叮囑他不要外泄這件事情。

    等到弟子離開之后,劉大進臉色一變,先是滿臉痛不欲生的表情。

    “風波,你死的好冤啊。你年紀輕輕就筑基成功,是我劉家下一代的希望,卻死在了這個小賊手里。”

    “此仇不報,老夫難以安心啊。”11
cs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