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分配土地

作者:我的小面包
    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海樂做的還不錯,積極了解民眾的情況,處理了幾起持強凌弱的事件,并積極發展商業,帶動當地的發展。∷八∷八∷讀∷書,.2∞≠

    對于此,王虎還是挺滿意的,最起碼,你能做到一個實干派,而不是嘴炮。

    軍營會議室內,楊二牛一干人都在,還包括前來的海樂和劉海。

    王虎站在上面,由于最近朝廷的封鎖,使得境內的百姓,很是猶豫,特別是嶧x縣的那些人,并沒有藤s縣這邊,對自己的擁護,是以,他決定,把大招放出來。

    “大人,到底要推出什么政策啊,你都站了半餉了,也不說話”。熊亮撓撓頭,焦急的說,你老是看地圖干啥啊,快點說啊!

    熊亮的話,惹來一陣輕笑,隨即又趕緊閉嘴了,不過,這熊亮的話,也是他們想問的。

    王虎轉過身來,緩緩的說:“雖然咱們的作坊不少,可是,并不能讓每一個人都收益,況且,來咱們這里做工的,還是軍戶占了大部分,所以我決定,第一,從現在開始,統一戶籍制度,境內所有人,全部加入軍戶戶籍”。

    說到這一點,楊二牛等人沒什么意見,倒是劉海和海樂,眉頭微皺,顯然是有意見,兩人是屬于民戶,而且屬于家資豐厚的那種,按照以往的慣例,就是普通的民戶,也要比軍戶強很多倍,民戶家的女兒寧愿老死,也不會嫁到軍戶家,就是個例子,是以,兩人心中不大滿意,可是,作為新晉的人員,張張嘴,卻是沒有說出口。∈八∈八∈讀∈書,.≦≧

    王虎朝這邊瞥了一眼,看其表情,就知道兩人有話憋著,于是緊接著說:“既然都改為軍戶戶籍,那么,就沒有了之前的差別,所有人都是一樣的,而且,下一步,我準備派人丈量土地,境內的所有人,都會分到屬于自己的土地”。

    此言一出,頓時所有人都驚住了。

    熊亮幾人激動的說不出話來,從他們記事開始,家里就沒有土地了,就是海樂家里,也只是多了兩間店鋪而已,至于土地,也是少得可憐。

    此刻聽到這樣的話,也是興奮的不行,縱有錢財萬貫,不如土地百頃。

    王虎竟然要重新分配土地。

    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土地,對于軍戶們意味著什么,即便是之前的民戶,因為地主,員外等人的欺壓,擁有的土地,也是少之又少,很多都成了地主家的佃戶,做夢都想擁有一塊自己的土地。

    只要境內每一個人都擁有屬于自己的土地,所有人都會被調動起來的,為了保護土地,他們可以豁出命去,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是海量的官兵,是兇殘的韃子,也怡然不懼。

    良久,李小偉才驚喜的問道:“大人,像我們這些后來加入的流民,也能分到土地嗎”?

    王虎點點頭,說:“這是自然,只要是我們接納了的人,都是我們自己人了,自然是一視同仁,接下來所有人都會重新做戶籍,然后按照戶籍分配土地,不會漏掉一個人的”。

    不過,楊二牛還是謹慎的問:“大人,會不會太草率了,要知道咱們兩縣的土地,可不僅僅是那些大地主家的,大部分還是魯王府,兗州府,以及各級官吏的,咱們動了土地,就算得罪了所有人了”。

    王虎搖搖頭,說:“即便是咱們不動土地,不動他們的利益,他們會放過我們嗎?事實已經證明,那是不可能的,即便是我們不去招惹他們,他們也會來搶我們的”。

    熊亮高聲喊道:“分,為什么不分,那些土地原本就是我們的,只不過被他們強取豪奪,給霸占去了而已,我們只不過是想把我們失去的土地要回來而已,誰要是不同意,就干他丫的,都是兩個肩膀一個腦袋的,誰怕誰啊,不服就干”!

    高福也堅定的說:“有了土地,咱們就有了主心骨,有了定心丸,這就是咱們的根,誰要是敢來搶,咱們就跟他們拼命,就是皇帝來了也不行”。

    楊二牛搖搖頭,說:“我不是反對分配土地,我只是怕咱們一下子招惹了這么多的對手,會承受不住的”。

    熊亮一拍大腿,豪氣的說:”怕個鳥,前兩次不都是他們這些人的聯軍嗎,好幾萬人,還不是被咱們打的落花流水的”。

    王虎拍拍手,道:“楊二牛的擔心也是不無道理的,陜西起義軍進入河南以后,發展迅猛,甚至是號稱大軍百萬,可是,依舊被幾萬官軍,追的上躥下跳的,洪承疇,孫傳庭這些人的部隊,戰斗力還是很強的,還有盧象升的天雄軍,在潯陽府大敗張獻忠,要是朝廷派這些人來的話,那也是麻煩的很,即便是咱們勝了,那也會損失很大的”。

    聽到這里,熊亮訕訕的說:“盧總理不是在圍剿闖王那些人嗎,應該不會在意咱們的”。

    不論是之前的圍剿起義軍,還是后來的勤王,王虎這邊,都跟盧象升所部有所接觸的,對于其部隊,也有很深的了解,那是一只善戰的部隊,戰斗力很強。

    這個時候,劉海開口了,說:“我也贊成分配土地,只有這樣,才能把所有人都緊密聯系在一起。之前咱們這里鬧過白蓮教,聞香教,提出什么均分浮財,有福同享等等,也只是刺激百姓一時,一旦新鮮勁過去了,百姓又會散去的,這也是他們屢屢失敗的原因之一,只有土地才是最根本的,些許錢財,花了也就沒有了”。

    海樂也緊跟著說:“我也同意,有了土地,才有了根本,這才是咱們發展的基礎,起義軍雖然發展的很快,號稱百萬,但是,他們的戰斗力如何,也只是老營和塘馬還有些戰斗力,剩下的那些,而且,說得不好聽的,就是他們的炮灰而已。

    在封建時期,不管是軍戶,還是民戶,對于土地的渴望,是外人無法想象的到的。

    只有失去了,才會更珍惜。雖然有些人,土地早就沒有了這會兒分得土地,只會更加的珍惜,對土地的保護,為了自己的土地,誰來了都不行,也可以為了保護土地,做任何事情,包括上戰場。11
cs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