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言情小說 >> 第1334章(書號:211871

第1334章

作者:風塵散人
    我們……勝利了……

    勝利了……

    我的聲音和精神波動在寰宇之間激蕩著,這一刻,我淚濕雙頰,雙目之中的淚水猶如決堤的洪水,肆意在我臉上縱橫奔流。

    沒有經歷過那樣的苦難,誰也不知道為何此刻我們如此辛酸,這是十億年的夢想,也是千萬代人的意志,在這一刻……終于實現了!

    我心緒久久不能平靜,丟掉了磐石帝君頭顱,抱著膝蓋坐在寰宇中哭泣的像是一個孩子。

    我相信,此刻地球的父老鄉親們約莫也是與我一樣的心情。

    過了太久太久,我才終于一點點的平復了自己的心情,起身去了太陰帝國。

    黑色圣山已經被徹底毀掉了,青衣鎮壓了大賢帝君的尸身,他硬生生的將大賢帝君的尸體從烈陽之心里面扯了出來,丟在了一邊,至于烈陽之心,沒有大賢帝君本源法則的威脅,這個時候已經重新歸于平靜,散發著純正的至陽氣息,溫暖但不熾烈。

    最后,我在此地施法,將烈陽之心收了起來,用我自己的本源法則勉強堪堪能壓制住一些。

    “還有一百年的時間,這個世界就要極端化了……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啊!”

    我最后看了一眼太陰帝國,輕輕嘆息一聲,這才離開了這片世界。

    戰爭結束了,但是……我還有太多太多的事情需要去做,現在我還是不能放松。

    離開了太陰世界,我第一時間返回了地球,在華夏的一座高山中,找到了各國政府聯合組建起來的千夜實驗室,在那里我見到了千夜,他一直在忙活著提取形成能源中不朽物質的活計,只是,這項研究已經展開了好幾十年的時間了,迄今仍舊沒有成功。

    戰爭結束了,地球在狂歡,可這樣的狂歡,并不屬于千夜,因為在這一日,我給他下達了一條命令,還有百年時間,如果他不能提取出這種不朽物質的話,實驗室將會被取締,而他……也將被干掉。

    這是我給他在施壓,做完這些后,我又一次回到了花木蘭和墩兒的身邊,在山西,在我們的老宅中居住了一段時日后我才離開。

    戰爭結束了,可是,屬于我的戰爭還沒有結束,我將奔赴遙遠的宇宙深處,去追太陰帝國逃走的那些余孽,經歷過戰爭的我深知有些仇恨不會被時光淹沒,當這些太陰帝國的余孽回過神來的時候,就是他們報復地球的時候,我不希望經歷過我們這一代人的血戰后,子孫后代還要沒完沒了的去拼殺,永遠沒有安生的日子!

    此戰,應一戰而竟全功!

    我想到了一句詩,來形容我此刻的心情最為合適不過——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

    惡魔不滅,我不能歸家!

    根據地球的一些精英科學家的估測,惡魔這些年分批次遁入宇宙深處的數量不少,光戰艦應該是一千四百多艘,這些都是地球的許多空間站提供出來的數據,在我們與惡魔的百年戰爭里,我們幾乎所有的精力全都投放到了戰場上,并未關注這些,現在重新搜集各個空間站的數據觀測,這才發現有一大批戰艦在戰爭中動向十分可疑,它們進入過太陰帝國,后來又從太陰帝國飛走的,最開始被我們誤以為是自己的戰艦,就這么被蒙混過關了,現在回想,毋庸置疑,那些戰艦就是被太陰帝國奪走的戰艦。

    而這些戰艦,也是我的目標,我張開了自己的精神感應大網,獨自一人倒提天道圣劍殺入了宇宙深處。

    我這一走,便是足足百年時間!

    在荒蕪的宇宙深處,我幾乎將那些形跡可疑的戰艦全部找到了,它們當中有的最終沒能找到生命大星,就遭遇了宇宙中莫名的危險,等我趕到的時候,上面的惡魔都已經變成尸體良久了,還有的可能是在侵略一些生命大星的時候踢到了鐵板上,被人家擊落了,戰艦變成了碎片,不過殘骸我倒是找到了,確認那些惡魔已經死亡后,我才離開的,當然,也有一些運氣好的戰艦,還真的就像是太陰雙王打算的那樣,他們找到了文明落后的生命大星,甚至已經在那里扎根了。

    不過,不管如何,我都將他們一舉鏟除,最后,一千四百多艘戰艦我找到了一千二百多艘,剩下的二百多艘估計也是在劫難逃,因為,我這一次孤身遠征,不僅僅殲滅了惡魔的余孽,更是達成了宇宙聯盟,我一人一劍行程以光年計算,橫跨上百個星系,所走過的生命大星很多,而我給這些大星帶去的并不是死亡,而是和平。

    絕大多數生命大星上面的生靈還是愛好和平的,他們當中有的文明程度高,聽了我們的戰爭以后,愿意與我們建立邦交,有的文明程度低,甚至還在刀耕火種時代,已經被惡魔殖民,我解放了他們,傳授一些簡單的技巧,播種文明,讓他們在艱難的環境中得以生存,于是……我成為了他們最原始的圖騰崇拜和神靈信仰……

    一張巨大的文明網在以地球為中心的廣袤寰宇之中漸漸形成了,他們達成了聯盟,我相信在不久的未來,會有許許多多文明大星的人會抵達地球,與地球頻繁來往。

    一個輝煌的時代,很快就會降臨了……

    而且,這些文明大星也承諾,一旦發現惡魔,立即絞殺,相信那些我沒有尋找到的惡魔在未來也不會有好日子過,即便他們當中的一部分人幸存了下來,恐怕也是來日無多了。

    總之,這一趟深入寰宇,我走的很值得,并且在離開后的第一百年,我重新返回太陽系!

    這時候的太陽系,已經開始出現不穩定的情況了,太陰世界幾乎已經完全化成了太陽系的陰極,而陽極卻沒有出現,我能感覺得到,太陽的能量很不穩定,隨時可能會爆發,到時候一切都將毀滅!

    “看來……時候到了!”

    我輕輕嘆了口氣,迅速返回地球。

    百年休養生息,此時的地球,又漸漸恢復了昔日的繁華,沒有戰爭,繁華來的總是很快。

    而另外一個好消息,就是千夜的研究成功了,在十年前他提取出了星辰能源中的神性物質,十年來,陸陸續續積累了大量的不朽物質,他們都在等著我回歸!

    得知此事后,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處死千夜!

    他的科學研究造成了兩界戰爭,而這個瘋狂的科學家就像是個瘋子一樣,他毫無理智,覺得什么震撼就研究什么……

    科學,得善用,像這種瘋狂的科學家,不處死,未來后患無窮。

    之后,我召集三軍,宣告了宇宙聯盟時代已經來臨,同時,前往忠烈園祭告英靈。

    這一日,老兵云集,我在上空將千夜提取出來的不朽物質撒在了忠烈園里,大吼:“魂兮,歸來!”

    待得那些不朽物質落入忠烈園后,整個忠烈園里騰起了紫色的銳氣,原本莊嚴肅穆的忠烈園里生機盎然……恍惚之間,我仿佛看到了故人的音容笑貌,眼前回蕩的也是一聲聲不屈的怒吼和金戈鐵馬的壯闊。

    春天種下了種子,秋天會發芽……

    我知道,有了這不朽的物質,必然能將戰死者的英魂從宇宙深處召回,他們需要時間,那些真正不屈的勇士最終一定能以無上的意志重鑄真我,歸來!

    未來將會是一個大時代,風起云涌,可能會很繁榮,但是,也可能會伴隨著巨大的危機,若是這些勇士歸來,那我就徹底放心了,我走過很漫長的路,看過許多生命大星,若我們的勇士回歸,他們斷然無力與我們一戰,到那時,寰宇繁榮的同時,我們也將傲立強者之林,讓四方來朝!

    最后,祭祀完畢,他們紛紛撤離的時候,我垂頭默默對著下方的幾座墓輕聲說道:“本想等你們歸來,可惜……沒時間再見最后一幕了,再見,我的兄弟們……”

    然后,我離開了這里,這一夜,我召集四方之神和墩兒,將一切與他們坦白了。

    最后,我看著太籬和玄珩他們,輕聲說道:“戰爭時,我無法向你們低頭告罪,現在勝利了,我也卸去了統帥的職責,站在朋友的角度,我應該和你們說……對不起……最初承諾過你們,一定要迎回圣王,可事與愿違,我食言了!”

    “都這個時候了,還提這些做什么。”

    太籬輕輕別過了臉,說道:“大義面前,任何的私人感情都應該拋開,不管怎樣,你帶領我們勝利了,我們又有什么資格責怪你呢!”

    玄珩在旁邊也是輕輕一嘆,圣王,終究是他們記憶深處最偉岸的一道身影,此刻雖說不責怪我,可難免有些唏噓,道:“既然是為蒼生做出犧牲,那么,我們愿意犧牲自己,打開神秘之門,用大世界來承載烈陽之心,變作太陽系的陽極!大任當前,我們沒有選擇!”

    “我們幾個……都會消亡……但不是現在。”

    我輕輕笑道:“就像是太陰世界一樣,一旦用神秘之門后的大世界來承載烈陽之心,最終經過漫長的演化和進化,我的世界難保不會變成陽氣極端演化的世界,到時候,將不適合生存,所有生靈都會毀滅!你們,不后悔嗎?”

    “無悔!”

    太籬他們幾人異口同聲的如此說。

    只是,墩兒還有些猶豫,道:“父親,那我們什么時候去呢?母親那邊……”

    “不要見了。”

    我嘆了口氣,扭過了頭,道:“我們今夜就出發……”

    花木蘭已經被我支走了,去和各國領袖商議迎回戰魂的事情,而我,只準備留下書信,然后就離開。

    她的性子我知道,不會阻攔我,但卻勢必會和我一起去新世界,那個世界是有盡頭的,我不希望她最終得到那樣一個歸宿……

    墩兒想說什么,最終,還是什么也沒說。

    這一夜,我們出發了,悄無聲息的進入寰宇,就在地球附近,也就是鬼蜮的位置,四方之神重新歸于我身上,四方紋浮現,墩兒盤坐在中間!

    轟隆隆!

    神秘之門打開,我帶著烈陽之心沖進了那片世界,并且讓烈陽之心扎根在了世界的中心。

    唯有這樣的大世界才能承載烈陽之心,我沒有選擇!

    當烈陽之心植入,這個世界天翻地覆,而我,徹底融入了這個世界,進入了這個世界的最高維度,調和著這一切……

    我足足用了一年的時間才終于將這個世界平息,而伴隨著這個世界的出現,原本不穩定的太陽星系終于漸漸趨于穩定了,最后,等這個世界稍稍穩定之后,墩兒他們的靈魂氣息才終于出現了。

    我……不能去與他們相見,只能站在最高緯度上,默默的看著他們……

    這是我無法扭轉的規則……

    四方之神倒是在這片有盡頭的世界里生活的坦然,他們歸隱山林,自己墾荒,過的舒坦,唯獨墩兒郁郁寡歡,常常看著星空中地球的位置。

    我知道,他其實是想媽媽了……

    可我,只能對他誰抱歉。

    就這樣,我在煎熬中調節著這個世界的一切,終于,這個世界徹底穩定了,也就是這一日,一個女子手持天道圣劍殺到了這個世界。

    是花木蘭,她在看了我給她留下的書信后,竟然帶著天道圣劍殺來了,她瘋狂的沖擊我的世界,一直在怒罵我,說我忘恩負義,選擇拋棄她,我有苦難言,只能將她擋在世界外面。

    后來,墩兒大概是察覺了花木蘭的氣息,豁然起身,昂首對著蒼天說道:“父親,我知道你能聽到我說話,為什么不讓媽媽進來呢?就讓我們一家人享受寧靜,一起走向滅亡,難道不好嗎?讓我母親在地球孤獨萬年,她難道就真的開心?這才是你最大的殘忍,我早就想說你了,父親,你不能為母親做決定!”

    殘忍?!

    墩兒打出生起,這是第一次如此訓斥我,可是……我卻聽進去了,再看花木蘭梨花帶雨的樣子,我終于是心軟了。

    我知道,可能,我真的做錯了,有時候,孤獨的活著才是真正的痛苦……

    我所謂的對她的保護,其實對她來說是一種傷害,我所給予的,也未必是她想要的……

    于是,我打開了世界之門,將花木蘭送到了墩兒的面前,他們母子見面,相擁而泣……

    這一幕,我心中有感,最終還是落下了淚水。

    與此同時,這片世界天降大雨。

    “下雨了,是父親落淚嗎?”

    墩兒抬頭看著天空,輕聲道:“母親,你也不要責怪父親,有時……他確實有些剛愎自用!”

    花木蘭倒是沒說什么,只是扭頭望著天空,輕輕擦去了臉上的淚水,道:“以后別這樣了,再苦再難,我們總是一家人,一起走下去……”

    我有許多話想和他們說,可惜,說不出來,只能看著他們。

    后來,花木蘭和墩兒在這片大世界中結廬而居,與四方之神為鄰,倒也過的自在。

    而我,漸漸的也平靜了下來,我不需要說什么,只需要這么默默的看著他們,就知足了,他們也是一樣,每當想我的時候,我總能看見木蘭和墩兒在看著天空……

    愛是注視,不是千言萬語……

    有時我就在想,或許這樣也挺好,就這般彼此陪伴,彼此注視著,永不分離,直到……世界末日,我們一起毀滅……

    那,也屬于我想要的歸宿和真實吧?

    ……
cs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