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軍事小說 >> 第兩百零一章、煩惱(書號:199946

第兩百零一章、煩惱

作者:新海月1
    “巴登!”

    “英國王室看似顯赫,實際上能夠給腓特烈帶來的幫助非常有限,最多也就面子上風光。

    巴登公國看似不起眼,但是在德意志聯邦帝國的影響力卻不小。奧地利想要統一德意志地區,巴登公國就是重要的一環。”弗朗茨解釋道

    父母愛子之深切,則為之計深遠。

    皇儲的婚姻,為帝國統一事業做出了貢獻,勢必會受到德意志民族主義者的擁戴,這會大大提高腓特烈在民間的聲望。

    海倫皇后想了想后:“那就優先索菲·瑪麗·維多利亞,她的年臨恰好合適,我們還可以早點兒抱孫子。”

    果然,男人和女人的思維不在一個頻道上。弗朗茨優先考慮政治影響,海倫皇后卻更加重視抱孫子。

    當然,早點兒誕生下一代,也能夠給腓特烈提供幫助。

    哈布斯堡王朝根深蒂固,聯姻只是錦上添花。只要不瞎折騰,腓特烈的繼承人位置就不會被動搖。

    對于這次聯姻,弗朗茨還是很放心的。巴登王室沒有拒絕的理由,漢諾威想要整合德意志聯邦帝國,巴登離不開奧地利的支持。

    受限于體量問題,漢諾威王國對國內邦國沒有絕對的優勢,國內邦國數量又實在是太多,這就意味著他們不可能學習奧地利模式。

    要不然就和現在一樣,帝國議會中小邦國占據了大半的席位,中央政府的權力被議會限制在了籠子里,根本就無法發揮出大義的優勢。

    站在中央政府的立場上,只有進行集權才有可能整合這個國家,這是眾多小邦國所不能容忍的。

    奧地利統一南德意志地區,大家除了丟了外交權、貨幣發行權,共享了立法權和軍隊指揮權外,別的權力都都保存了下來。

    {備注:立法機構是帝國議會,各邦國政府均有代表參加;軍隊指揮權,前文提到過,邦**隊接受中央政府和邦國君主雙重指揮}

    對絕大部分小邦國來說,外交權和軍隊指揮權都是雞肋,他們根本就沒有能力進行國際外交,更不要說養軍隊。

    貨幣發行權看似利潤豐厚,可是對小國來說,因為貨幣需求量太小,發鈔成本很可能會超過鑄幣稅收入。

    最初的時候,大家怕維也納政府翻臉不認人,會吞并了自己,才在英國人的指揮下聯合起來組建德意志聯邦帝國。

    現在的情況恰恰相反,奧地利不準備吞并大家,反而是漢諾威主導的中央政府想要吞并他們。

    巴登公國作為德意志聯邦帝國中僅次于漢諾威的邦國,自然受到了中央政府打壓,要不是奧地利在背后撐著,他們早就頂不住了。

    從這方面來看,巴登王室比哈布斯堡家族更加需要這次聯姻,這關系到了自身的生存問題。

    停頓了一下,弗朗茨又補充道:“干脆將彼得、威廉、喬治也考慮上,等腓特烈婚事定下來過后,順便也替他們定親。”

    次子的婚姻就容易多了,盡管也是政治聯姻,但是要求無疑是低了一個檔次。

    海倫皇后微微一笑:“好,我看就不如先接觸一下英國王室、黑山王室、比利時王室。

    原本我還看好黑森王室和奧爾登堡家族公主的,可惜了,皇室病太可怕了。”

    停頓了一下,海倫皇后不確定的說道:“弗朗茨,要不我們暗中把消息捅出去,要不然這么折騰下去,未來我們的子孫就麻煩了。”

    弗朗茨臉色一變,不是可能而是必然的結果。他想到的還更多,讓血友病繼續在歐洲王室泛濫,歐洲王權恐怕還會步入原時空的后塵。

    看似王室絕嗣,還可以找遠支國王,似乎影響不大。實際上的給王權帶來的傷害,卻是致命的。

    外來戶想要掌控權力,又豈是那么容易?原時空資產階級能夠duó quán,大都是在發生在王位更替過程中。

    如果不出現絕嗣,國王都是在當地經營了上百年的老牌家族,擁有深厚的群雄基礎,政府想要架空國王,可沒有那么簡單。

    歐洲王權衰落,這對哈布斯堡家族來說,可不是什么好事。

    弗朗茨點了點頭:“嗯,我會安排人去做的,你不用擔心。”

    權衡利弊過后,弗朗茨只能選擇對不起這幫公主了。消息一旦傳出去,她們就要愁嫁了,沒有幾個家族敢冒絕嗣的風險,和她們進行聯姻。

    不過,這必須要等幾個兒子的婚事塵埃落定之后。要不然僧多粥少的情況會更加嚴重,突然增加一堆競爭對手出來,誰知道會不會發生變故。

    政治聯姻不僅僅是皇室的事,同樣也是國家的事。兒子的婚事弗朗茨可以自己做主,可同樣也要通知政府。

    如果聯姻對象不能夠獲得政府認可,那也是一個麻煩。這種事情不是沒有先例的,幾乎每隔幾十年,歐洲王室都要鬧一次笑話出來。

    ……

    就在弗朗茨為兒子們婚事操心的時候,非洲戰場上也發生了變化,法國人成功的占據蘇丹地區。

    這讓正在苦戰中的英國人非常苦惱,英法奧三國同時發起非洲攻略,最先動手的英國人,居然最后完成戰略目標。

    不對,他們還沒有完成戰略目標。埃塞俄比亞人還在繼續抵抗,英軍只是占據了上風,距離戰爭結束還遙遙無期。

    沒得說,在這一輪競爭中,英國人是丟臉了。

    奧地利人用三個多月,占領了索馬里半島;法國人用五個月時間,搞定了蘇丹地區;英國人和埃塞俄比亞打了大半年時間,還沒有結果。

    當然,這個“占領”只是建立名義上的統治。真正占領的只是城市,叢林中土著部落,可不在統治范圍內。

    埃塞俄比亞地區面積更大一些,土著力量更強大一些,這是英國人行動的主要原因。

    遺憾的是這個“強大”,歐洲世界沒有概念。這個年代歐洲民眾是傲氣的,土著能夠強大到哪里去?

    即便是倫敦政府都不好意思宣傳埃塞俄比亞有多強大,要知道上一次英埃戰爭,他們都取得了勝利。

    要是這么宣傳,在民眾看來那就是zhèng fǔ wú néng,而不是“埃塞俄比亞強大”。

    唐寧街,本杰明首相直接把戰報往桌子上一扔,質問道:“這都是打的什么仗?

    戰爭進行了這么久,戰線僅僅向前推進了兩百公里。按照現在的進度,軍方是不是準備在非洲大陸進行一次百年戰爭啊?”

    百年戰爭倒不至于,拖上兩三年還是有可能的。非洲最大的硬骨頭,都被他們遇上了,怎么可能輕易解決呢?

    要知道現在正處于埃塞俄比亞最鼎盛時期,現任皇帝孟尼利克二世,還被后世公認是非洲歷史上最偉大、最有成就的統治者。

    這都不算什么,不管怎么說埃塞俄比亞只是一個落后的農業國,國力支撐不起大戰。只要花費一些力氣,英國人還是可以解決的。

    麻煩的是法奧兩國在背后捅刀子,如果沒有法奧兩國的支持,埃塞俄比亞可能現在都沒有統一,更不用說訓練出一支準現代化軍隊。

    戰爭進行到現在,孟尼利克二世已經動員了十五萬軍隊,部裝備了來福qiāng,還擁有七百余門火炮。

    陸軍大臣福克斯:“首相閣下,我們低估了法奧兩國搗亂的決心,誰也不知道他們對埃塞俄比亞的支持力度那么大。

    經過前線的資料分析,我們已經可以確定,現在指揮埃塞俄比亞軍隊的是法奧兩**官。”

    福克斯說話,還是一如既往的充滿了政治藝術。本來是低估了埃塞俄比亞的實力,到了他口中就變成了低估法奧兩國支持埃塞俄比亞的力度。

    偷換了一下概念,大家聽起來就沒有那么難以接受了。至于法奧軍官指揮埃塞俄比亞軍隊,那完是在扯淡。

    這個年代,埃塞俄比亞對歐洲各國都不信任,誰敢把自己耐以生存的軍隊,交給一幫不信任的人指揮?

    法奧兩國的支持,確實是埃塞俄比亞能夠對抗英軍的一個原因,但只是次要原因。

    自從戰爭爆發后,法奧兩國就收斂了動作。除了依舊向埃塞俄比亞兜售戰略物資外,就沒有什么大動作了。

    不過這不影響福克斯把責任推給法奧兩國,埃塞俄比亞軍中法械裝備和奧械裝備,就是法奧兩國支持埃塞俄比亞人的證據。

    本杰明首相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我不要什么分析、推測,如果是法奧兩國在支持埃塞俄比亞人,那么請拿出具體的證據來。

    僅僅只是一些軍火裝備,沒有任何說服力。最多只能證明法奧軍火商的業務能力強,并不代表著法奧政府在支持埃塞俄比亞。”

    英法奧三國還是盟友,在倫敦政府的外交上屬于第一檔次,就算是扣屎盆子,那也要有切實證據。

    軍火裝備的說服力明顯不足,埃塞俄比亞軍隊中還英械裝備,要是倫敦政府拿這個問題說事,豈不是證明他們也在支持埃塞俄比亞?

    這樣的理由,民間用來打打嘴仗可以,在外交上用了,只能引來笑話。

    除非英國政府能夠壓制法奧兩國,要不然巴黎和維也納,可不會理會他們的抗議。

    福克斯略有些尷尬,隨即反應了過來:“好的,首相閣下。我們會盡快找到證據,不過這需要時間。

    現在最重要的是切斷埃塞俄比亞的軍火來源,要不然這場戰爭會非常的麻煩。”

    這是一個大難題,這年頭的軍火商都是膽大包天的主。只要有足夠的利益,就沒有他們不敢做的生意。

    “最優秀的軍火商,都是把武器賣給自己的敵人。”

    可不是說笑的,英**火商真的在干了。這背后還有國內的權貴參與,沒有足夠的證據,福克斯自然不會捅破窗戶紙。

    本杰明首相也頭疼了,要切斷埃塞俄比亞的軍火來源實在是太難,他們能夠封鎖沿海交通線,卻無法封鎖內陸地區。

    法奧兩國的殖民地都和埃塞俄比亞接壤,這兩家可不會聽他們指揮。只要埃塞俄比亞人還出的起錢,這種貿易就停不下來。

    “外交部和法奧兩國溝通,必須要想辦法斷絕埃塞俄比亞人的貿易線,必要時候可以進行利益交換。”

    ……

    頂點23
cs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