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四章 各國粉絲支持二狗子裝逼!(四千字!)

作者:巫馬行
    “觀眾朋友們好,這里是美國cca電視臺,我是現場播報記者愛麗絲,我現在正處的地方是華夏首都燕京,嗯,在我面前的這座建筑是燕京最大的燕巢體育館……雖然演唱會還沒有開始,雖然現在還是凌晨,但體育館外面里里外外都是人了,嗯,好了,大家跟著鏡頭,今天,我一整天都會給大家播報演唱會實地情況的。”

    “大家好,我是華夏主持人許悠,我提早了這么長時間來到這里,本來想找一個位置,但是沒想到好的位置全部被人占了……大家看到了嗎?這里到處都是歡呼的人群,還有哦,我接到內部消息,這華夏還出動了一部分軍方力量維持秩序哦,這可能是華夏最盛大,或者說,在國際上也是數一數二的盛大演唱會了,不過,軍方的人呢?我怎么一個都沒看到,保安增多了倒是事實……”

    “大家好,我是“遠程”直播平臺,外景的主播阿爾法,從現在開始到這場演唱會結束,我將會全程一直無尿點直播,當然,我會找一個好位置的,嗯,希望大家能多多關注,么么噠!”

    “大家好……”

    “……”

    演唱會雖然是在晚上七點鐘左右開始,但在凌晨的時候,整個燕巢體育館里就充滿了人。

    燦爛的燈光下,你舉目望去,你能看到數不清的主播,頻道主持人,狂熱粉絲等洶涌地將整個燕巢體育館外面圍得水泄不通。

    只要稍稍抬頭,你就能夠看到數不清的人舉起麥克維斯的牌子不斷揮舞,但揮舞的速度再快,還是難以壓抑住內心深處的激動。

    畢竟……

    這是麥克維斯全球巡回演唱會的起點!

    起點和終點,從來都是備受矚目的。

    來自世界各地的粉絲們都蜂擁洶涌進燕京里,希望能看麥克維斯一眼。

    就算是見一眼,也足夠令人興奮了。

    當然……

    除了麥克維斯的照片以外,這其中還有不少陸遠的牌子。

    畢竟陸遠在國際流行樂壇這一塊可能比不過麥克維斯,但陸遠在華夏的粉絲卻是極為恐怖的!

    只是值得一提的是麥克維斯牌子上的形象非常高大上,看起來異常地有魅力,只要一看照片就有一種世界流行之王的感覺,逼格什么的自然而然就上去了。

    但是當看到陸遠牌子上的時候,所有人竟莫名其妙有一種不知道該怎么形容喜感,特別是當大家看到一張陸遠分外嚴肅地看著遠方裝深沉的照片以后,好幾個人沒忍住當場笑了起來。

    當然照片本身是沒什么問題的!

    陸遠的形象很正派,看起來表情也很嚴肅,甚至眺望遠方的深邃瞳孔里也充斥著一股令人回味無窮的魅力氣質。

    可是……

    照片雖然很好,但配上“麻煩讓一讓,我要趕去裝逼,別擋我裝逼。”這幾個大字以后……

    這份嚴肅,這份氣質,這份憂郁……

    頃刻間轟然坍塌!

    當然,你以為陸遠就這樣?

    不!

    這并不是過分的!

    大概到上午八點鐘的時候,燕巢外面竟然排隊地涌現出來一個個穿著整整齊齊白色制服的粉絲……

    燦爛的陽光照耀下……

    竟是異常地顯眼!

    所有的媒體擦了擦眼。

    然后……

    瘋狂地對著他們拍著照片。

    “華夏二狗子電影協會來看二狗子裝逼!”

    “華夏二狗子詩詞協會為二狗子裝逼站臺!”

    “華夏二狗子音樂協會為二狗子裝逼助威!”

    “華夏二狗子協會為二狗子裝逼喝彩!”

    “……”

    ………………………………

    “噗呲!”

    “……”

    “臥槽!這人……這什么情況?”

    “……”

    正在喝茶的沈連杰看到“遠程”直播平臺上出現了這一幅幅畫面以后,他瞬間酒將茶噴到了電腦屏幕上。

    他被嗆到了,瘋狂地咳嗽了好幾聲以后,將臉都咳得潮紅以后終于才算平靜下來。

    什么情況?

    為裝逼喝彩?助威?站臺?

    這特么……

    誰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什么情況了?

    這……

    當沈連杰穩定一下情緒,打算切換直播頻道看其他直播的時候卻沒想到這個直播間又出現了另一副畫面!

    “美國“towDoG”協會前來支持“twoDoG”裝逼!”

    “島國二狗子動作片協會為陸君加油!”

    “意大利陸遠鋼琴協會為陸遠裝逼加油!”

    “法國二狗子搞事協會前來支持二狗子搞事,這一夜,是屬于你的!”

    “臺島二狗子偶像協會:二狗子加油,你裝最大的逼,我們震最大的驚!”

    “……”

    麥克維斯人氣很瘋狂。

    但是……

    當陸遠的各國各地的粉絲全部組織起來,統一穿著一張畫著陸遠戴著狗耳朵的漫畫萌照,舉著各種各樣來自各國各地寫著裝逼文字的牌子以后,沈連杰頃刻間竟然有些懷疑人生了。

    他表情就變得很精彩。

    這特么……

    麥克維斯的粉絲數量很龐大,但基本上都是很正經的,都是非常嚴肅的!

    該尖叫的尖叫,該激動的激動,該握拳的握拳。

    但是換到這陸遠的粉絲……

    怎么就看起來有些歪呢?

    這牌子上不是裝逼就是搞事,不是搞事就是鬧騰……

    這……

    這是幾個意思?

    這么隆重的場合,你就不能嚴肅點?

    ………………………………

    網上。

    “臥槽!二狗子牛逼啊!”

    “等等,怎么全世界都知道二狗子今晚要裝逼了啊?”

    “這……在世界流行之王面前裝逼,這二狗子該怎么裝?”

    “這……”

    “我特么……哎,好可惜啊,我沒有在燕京,如果我在燕京的話,我特么也能這么裝逼啊!”

    “我在現場,哈哈哈,大家有什么問題可以問我,我看到那幾個意大利的二狗子協會妹子了,哇,這妹子的腿好長啊,我之前覺得這外衣好難看,但是現在看起來……好像不難看?早知道,我也搞一件了!”

    “哈哈哈……”

    “樓主,快給我們現場直播一下,樓主,你的“遠程”直播號是多少,我過來關注你。”

    “是啊!快,樓主別賣關子了,趕緊直播,你發照片也沒事!”

    “今天是陸遠和麥克維斯比舞的日子,太令人期待了,我就想看陸遠搞事裝逼啊!”

    “……”

    “……”

    ………………………………

    中午。

    各國各地的人基本上都來了。

    陸遠的粉絲幾乎成為整個燕巢wài wéi最靚的仔。

    一眼看去……

    一張張牌子簡直有些亮瞎了王昊的眼睛。

    雖然陸遠是他姐夫,在他的心中,陸遠的地位異常的高。

    但……

    莫名其妙的看到這些牌子以后連他都想喊一句二狗子牛逼了!

    當然……

    他最終還是忍住了這一股呼吁而出的瘋狂想法。

    他吞了吞唾沫。

    小心翼翼地擠進人群,然后一瘸一拐來到燕巢周圍遞上了一張看起來有些褶皺的票。

    這張票是陸遠托王矜雪給他的,并不是什么ViP票,只是一張普通票。

    沒辦法……

    ViP票早就賣光了,能拿到普通票就算很不容易了。

    當他拿到這張票以后,他竟如獲珍寶。

    檢票員看了一眼王昊,隨后搖搖頭。

    “抱歉,先生,現在還是不是進場時間……”

    “陸遠是我的姐夫!”

    “抱歉,先生……不能進就是不能進……冒充陸遠小舅子的人太多了!”

    “什么?”

    “我是王昊,你總該認識我?”

    “抱歉,不認識什么王昊,李昊……”

    “……”

    檢票工作人員一臉嫌棄地看了一眼王昊。

    王昊見沒辦法進去以后就很郁悶。

    他不顧王矜雪的反對打算提前進去的看看彩排,如果可以的話,他順便托著姐夫的關系,問麥克維斯要一張簽名照。

    畢竟他可是麥克維斯的狂熱粉絲!

    為了麥克維斯,他都壯著膽子當翻墻小王子,都摔了一遍爛泥地了。

    可是當看到售票員一臉冷漠的模樣以后,他只能搖搖頭作罷。

    隨后他收回票。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

    “噗嗤!”

    “我的票,快攔住他,我的票被搶了!”

    “我的票,我的票啊!”

    “……”

    王昊看著空蕩蕩的票!

    頓時嚇得大叫!

    有身份證的票是能找回的,就算被搶了也沒用,但陸遠給王昊的是沒有身份證的特殊票,雖然是普通票,但位置真心不差……

    但是現在……

    看著一個身影瘦小的身影溜進人群中以后,他急了!

    ………………………………

    燕巢內。

    陸遠站在舞臺上排練完以后看著下面空蕩蕩的座位。

    他發現自己竟有些小緊張。

    當然,緊張之中又有些激動。

    “陸遠!”

    “啊,麥克,怎么了?”

    “我想問問你,這個裝逼是什么意思?”

    “啊?裝逼?”

    “是啊,你的好多粉絲都舉著這個牌子,我突然感覺我有些落伍了……我竟然不懂裝逼的意思……”

    “???”

    當陸遠看到麥克維斯遞過來一張外面的是照片以后,陸遠的表情瞬間就綠了。

    “陸遠,裝逼是一種新文化嗎?”麥克維斯很好奇。

    “……”

    “陸遠?這是不是?”

    “算是。”

    “那你今天在舞臺上要表演裝逼這個文化?”麥克維斯表情瞬間就很驚喜。

    同時有些期待。

    “……”陸遠尷尬。

    他竟不知道該說什么。

    特么……

    這幫粉絲搞什么?

    裝逼?搞事?

    我……

    我今天是來裝逼嗎?

    我從來都不裝逼好嗎?

    搞事?

    我像是搞事的人嗎?

    陸遠感覺自己在風中凌亂了……

    至于旁邊的韋恩看了看陸遠,然后又看了看麥克維斯。

    最終還是沒能向麥克維斯解釋什么。

    麥克維斯一時間也有些茫然。

    他確確實實不懂裝逼這是什么意思。

    隨后……

    他又看了看陸遠,表情帶著一絲詢問。

    “對了,陸遠,我說的你突然出現的情景,你覺得怎么樣?”

    “我有些恐高……”

    “沒事的,這很安全……我和你一起吊下來怎么樣?”

    “我知道很安全,但是……太高了。”

    “陸遠,原來幾乎無所不能你的,竟然還怕這點高度啊,哈哈,好,那就稍微矮點。”

    “……”

    陸遠看了看舞臺上方。

    然后又看了看下面,再看著麥克維斯臉上的善意笑容。

    猶豫了一下。

    “麥克,這樣……我試試!”

    “好!這樣的出場方式,絕對會很震撼!”

    …………………………

    傍晚。

    當所有人都開始入場的時候,王昊感覺欲哭無淚。

    最終,他咬了咬牙,只能給陸遠打了一個電話。

    陸遠沒人接。

    他又給自己姐打了一個電話。

    自己姐也沒人接。

    魏胖子等人一股腦兒去美國了,他聯系到也沒用。

    大劉是一個絕頂強者,正在肝《魔獸世界》對演唱會沒興趣……

    其他人……

    好。

    麥克維斯的劇組他又不認識,又不太敢聯系自己老爸,讓自己老爸幫自己……

    這一刻……

    他竟有一種自己被拋棄的感覺。

    有些小無助。

    尼瑪!

    還有兩個小時演唱會就要開始了,我特么……

    該怎么辦?

    就在這個時候……

    他看了看旁邊的燕巢的圍墻。

    然后又看了看自己。

    他竟有一種……

    不切實際的想法。

    要不,翻墻?

    但是,一想到這么高以后,他又打退堂鼓了。

    等等!

    這個人……

    王昊看了看旁邊的幾個進進出出的保安。

    他突然……

    再次出現了一個很不錯的想法。

    保安的衣服,似乎挺好用?

    …………………………

    傍晚六點鐘。

    天逐漸黑了。

    演唱會即將開始的時候……

    王矜雪臉色鐵青地看著灰頭土臉,又有些鼻青臉腫的王昊。

    “對,他是我弟,他怎么了?”

    “你好,夫人,你弟弟是真的厲害,拿著磚頭就往人家后腦勺砸……砸誰不好,這砸的還是在部隊里有狼戰士之稱的特種軍人吳軍……還好吳軍脾氣不錯,不然的話,在這差點沒把他胳膊給卸了……”

    “姐,我真不知道這人這么生猛……我……我知道的話……我就……我也奇怪,我練過跆拳道,一般保安也不在話下,但這……”

    “你用什么砸?”

    “磚頭……”

    “……”王矜雪深深地呼了一口氣。

    這弟弟!

    腦子壞了?

    “夫人,既然是陸遠先生的小舅子,我們也不會為難他,不過,我希望他能稍微老實點,這次的演唱會和之前不太一樣……”

    “嗯,我明白。”7
cs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