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三章 上帝,即將降臨!

作者:巫馬行
    | |  - -

    正在忙舞臺事情的韋恩掛掉電話。

    隨后他臉色復雜地看著臺上的那一群伴舞,讓他們暫時停下來。

    伴舞們疑惑地看著韋恩。

    排到一半沒有任何錯誤卻突然讓他們停下來這種事情他們還是第一次碰到。

    韋恩并沒有看他們,而是默默地低頭看著手機。

    此時此刻的他腦海中始終回蕩著麥克維斯的聲音。

    他就很操蛋。

    這一次的華夏之旅實在是透露著一種難以形容的詭異感……

    好像麥克維斯自從碰到陸遠,他們自從吃了陸遠的那一頓飯以后,一切都開始變得不太對頭了。

    那一晚過后,麥克維斯突然宣布他用自己最珍貴的游戲代言換陸遠的一首歌,并且通知韋恩自己已經在凌晨的時候簽了合同!

    簽合同了?

    什么?

    游戲代言?

    啥玩意?

    剛醒酒的韋恩聽到這個重磅消息以后,整個人懵了。

    他不知道到底發生了啥情況。

    雖然韋恩內心深處是抗拒的,覺得用一首歌來換一個代言,這實在是太扯淡,但他也沒辦法。

    畢竟,陸遠的歌確確實實還是挺有價值的,雖然差距很大,但麥克維斯應該有自己考慮的道理,麥克維斯出道至今,還沒有出現過其他令人無語的情況。

    這也勉強能接受。

    可是,現在什么情況?

    現在還突然臨時換舞蹈?

    連曲子都要換了?

    這到底!

    怎么了?

    而且!

    開什么玩笑,現在距離演唱會開始只有十天時間了,這十天時間里,突然臨時改舞蹈,而且到底是什么舞蹈都不知道,甚至說要臨時編舞蹈?臨時編曲?

    這開什么玩笑!

    這特么來得及嗎?

    一場演唱會計劃和安排可不是隨隨便便幾天就能調整過來的!

    而且只有十天時間,這世間實在是太緊迫了,各方面的安排,如果不抓緊的話,那絕對周轉不過來啊,甚至這么短的時間排練,這萬一出岔子那豈不是完了?

    ………………………………

    陸遠只能把自己知道的機械舞知識全部都灌輸給麥克維斯。

    能說的全部都說了。

    雖然陸遠對機械舞知道的不多,而且懂的動作也非常少,模仿出來也有些怪怪的,帶著不協調感。

    但……

    麥克維斯卻搬出一條椅子,拿著筆記本,坐在陸遠面前瘋狂地吸收著陸遠說的每一個知識點。

    筆記本上記得異常詳細。

    連陸遠的每一個字都記得清清楚楚,同時陸遠每說出一樣東西,麥克維斯就多一分驚喜與狂熱。

    他吞了吞唾沫。

    他竟對著眼前這個耐心的華夏人有一種羨慕嫉妒感。

    他本來以為上帝是很公平的,給予一個人令人羨慕的優點,總會給這個人一些同樣的缺點。

    優點和缺點是對等的。

    但是現在他卻覺得上帝真心太不公平了。

    是的!

    就連這個世界流行之王都感覺上帝實在是太偏心了!

    為什么把這么驚人的創造力都給這個華夏人?

    他不但歌寫得驚人,鋼琴曲也驚人,現在甚至連偶然冒出來的舞蹈創意也是如此的令人瞠目結舌。

    麥克維斯能覺得上帝公平嗎?

    你說陸遠的舞蹈天賦差點?

    舞蹈天賦,跟這么驚人的才華比起來,這算缺點嗎?

    光芒萬丈的太陽旁邊,有一粒米粒一樣大小的黑色瑕疵,這特么算對等嗎?

    完全不對等!

    當然,羨慕嫉妒的背后,卻又令麥克維斯有一絲的慶幸。

    他慶幸自己在這個時候認識了陸遠,竟有一絲莫名的榮耀感。

    他明白自己在陸遠的帶領下已經觸碰到了一個新世界!

    這個世界是陸遠創造的!

    陸遠是創世神。

    當然在這個世界里他可能是開荒著!

    兩人就這樣,一個在說,一個在記,在聽。

    仿佛老師和學生一樣。

    誰都沒有注意的門口,周帥戴著特許通行證躡手躡腳地推開門,隨后把照相機調成了靜音,又拿出了攝像機,雙管齊下激動地拍了起來。

    如果注意到周帥的表情的話,所有人都覺得此時此刻的周帥就像一個中了五百萬彩票的二傻子一樣。

    大概過了二十分鐘。

    當陸遠終于將自己知道的東西全部掏空以后,陸遠看到最麥克維斯站了起來。

    然后……

    陸遠震驚到了。

    是的!

    不但震驚到了,甚至由衷地感覺到一股油然的不適應感和尷尬感,而周帥驚嚇得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感覺到了窒息!

    他見鬼一般地盯著麥克維斯認真地對著陸遠深深地鞠了一躬。

    整個人表現得異常認真與虔誠,甚至臉上的表情都看起來無比神圣與小心翼翼。

    “謝謝!”

    “啊……這……麥克,別這樣……”陸遠被嚇到了。

    “不,我你讓我學到了很多的東西,雖然,此時此刻我異常的嫉妒,也非常的想罵一下上帝,但是……我必須向你鞠躬!”

    “……”

    麥克維斯對著陸遠鞠躬完以后,說出這句話,隨后露出了笑容。

    “陸遠,我現在得回去,我腦海中有一段非常不錯的旋律,以及很不錯的機械舞蹈,明天,我希望能帶著我的人在這里排給你看……”

    “啊?麥克先生,你……”

    “陸遠,你是令人可敬的天才一般的怪物,但是,我應該也是,這塊領域里面,隨時隨地我我都可以接受任何人的挑戰!”

    麥克維斯留下這么一段讓陸遠茫然的話以后,他的表情轉而變得異常嚴肅,隨后轉身走出房間。

    陸遠看著麥克維斯的背影。

    他從麥克維斯身上感受到了非常猛烈的斗志,這種斗志仿佛熊熊烈火一般突然燃燒起來。

    “……”

    “……”

    周帥似乎也感受到這莫名其妙燃燒起來的一幕。

    他看到麥克維斯路過自己旁邊,卻什么話都沒說。

    他突然感覺自己有些尿了!

    竟不自覺地身體一個不穩,靠在了墻壁上。

    這一刻……

    麥克維斯的氣場實在是很大。

    大新聞,大新聞!

    他娘的!

    我要發達了!

    發達了!

    ……………………………………

    第二天。

    凌晨四點!

    當陸遠還在睡夢中的時候,陸遠就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給吵醒了。

    陸遠有些無語地穿好衣服,打著哈欠推開門。

    但……

    當他打開門以后,他突然看到屋外站著一群穿著西裝,戴著墨鏡的黑衣人。

    他下意識就一陣哆嗦。

    整個人頓時被嚇醒了!

    這什么情況!

    這是黑he.會?還是終結者?

    這……

    “陸遠……他是我們的伴舞,來,跟我上車,我要帶你看看我連夜排的機械舞,當然,還有曲子……我的樂隊連夜把我要的曲子弄出來了!”

    就在陸遠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麥克維斯出現了。

    他非常激動地看著陸遠,忙不迭地拉著陸遠朝門口走出去。

    “等等,我系一下鞋帶……”

    “別系了!”

    “啊……”

    “快來,給我們提一下指導意見,快!”

    “你吃飯了嗎?早飯……”

    “上帝啊,這個時候還吃什么早飯,一天不吃不會餓死人的。”

    “啊?你說什么一天不吃?”

    “走啊,來不及了……時間太緊了,韋恩都要抱怨了……”

    “???”

    陸遠看著麥克維斯充滿血絲,卻又異常精神的眼睛。

    他知道昨天麥克維斯離開的時候就整了一個通宵。

    等等!就一個通宵……

    全搞出來了?

    這……

    真的假的?

    一天不吃飯?

    等等!

    這麥克維斯要干啥?

    ……………………………

    “轟!”

    “啪!”

    “噗嗤,噗嗤,噗嗤!”

    “呼……”

    “……”

    音樂聲響起。

    坐在第一排的陸遠感覺自己的耳膜都被震得生疼。

    燈光四照,到處都充斥著一股流行的,令人激動的味道。

    這令陸遠自己都有些澎湃感。

    然后……

    麥克維斯突然動了!

    看起來肌肉異常的僵硬,有些不協調,但是伴隨著突然出現的音樂旋律,竟有一種令人炫目的視覺沖擊感。

    陸遠張了張嘴。

    他看到麥克維斯和其他伴舞們竟開始活動了起來。

    每一個音樂,每一個旋律,甚至每一個細節都被演繹得淋漓盡致!

    竟然是……

    完全挑不出任何的毛病。

    陸遠震驚了!

    這一刻,他感覺自己回到了原先世界,然后再看一場非常頂級的機械舞視覺盛宴。

    這,真是麥克維斯一晚上就弄出來的東西嗎?

    這……

    雖然他不是很懂什么叫舞蹈藝術,但麥克維斯的每一個動作陸遠都想站起來鼓掌叫好。

    甚至把自己昨天掩飾的動作,竟非常完美地演繹了一遍!

    這一刻!

    大概過五六分鐘以后。

    隨著麥克維斯的一仰頭,燈光一暗……

    舞蹈結束了!

    坐在最后面的韋恩瞪大了眼睛。

    然后……

    他如同見鬼一般看了看陸遠。

    這真是這個華夏人想出來的舞蹈?

    真的嗎?

    上帝啊!

    事實上,當麥克維斯今天叫自己過來,讓自己體驗一下這種前所未有的舞蹈以后,他心情是很無語的。

    但是現在……

    他完全只能用震撼來形容了。

    是的!

    震撼。

    舞臺上。

    “陸遠……”

    “啊?”

    “這舞蹈的名字,我把它稱為《帝國》!”

    “《帝國》?”

    “是啊,但你發現了沒有,它是不完整的。”

    “啊?”陸遠茫然。

    完整不完整。

    他完全不懂!

    “它的開始和結尾,都是不完整的,所以,我希望開頭與結尾,你能填補這個不完整,我鄭重地邀請你,補完這個不完整的東西……嗯,我針對你的身體情況,為你設計了一串序曲與謝幕,要不,你上來試試?”

    “啊?”

    當陸遠跟著麥克維斯走上舞臺,上音樂響起的時候,陸遠突然知道今天一天不吃飯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

    時間一天天過去。

    麥克維斯的演唱會逐漸開始進入了倒計時。

    網絡上針對陸遠和麥克維斯的炒作也越來越洶涌了。

    所有人都在議論著麥克維斯演唱會時候會發生的情況……

    以及……

    陸遠和麥克維斯的舞者挑戰!

    十二月十四日前夕。

    “這個世界即將誕生一種全新的舞蹈!”

    “顛覆視覺,令人震驚!”

    “麥克維斯:這一次演唱會,請大家呼喚著上帝,因為,他即將降臨!”

    “……”

    華夏未來的搖滾新銳強者,高富帥王昊看到這一幕以后,徹夜難眠!

    第二天一早決定越過重重阻礙,終于翻過別墅的圍墻,以扭傷腿,摔在臟兮兮的泥坑里的代價,一瘸一拐地朝燕巢沖去。

    “姐夫,姐夫,給我票!給我搞張票!”

    “……”

    如同瘋子一樣。

    邊跑,邊拿出手機……

    他在路邊大喊大叫。24
cs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