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言情小說 >> 第二百七十章 規勸無用(書號:134667

第二百七十章 規勸無用

作者:疙瘩
    現在雖然他們之中也沒有醫生,但是方漢民臨時客串一下還是可以湊合的,只是眼下暫時他不敢給這幾個人亂動手術,但是清創敷藥包扎還是沒問題的。

    于是方漢民連夜便為傷勢最嚴重的劉寶田他們重新消毒清理了傷口,給他們傷口上了藥,敷上了敷料,重新用醫用消毒繃帶將他們的傷口給包扎了起來。

    這一夜方漢民幾乎沒合眼,兩只眼熬得通紅,到天亮的時候,他已經是兩天兩夜沒有合眼了,誰想替他,他都不同意,就這么一直守在劉寶田的床邊,不斷的為劉寶田進行物理降溫。

    這一夜忙碌下來之后,劉寶田雖然還處于昏睡狀態,但是體溫多少已經開始下降了,沒有昨晚前半夜時候那么燙了,這就說明藥已經開始起效,傷口的感染正在被控制,起碼沒有繼續惡化。

    直到第二天天亮之后,方漢民再探探劉寶田的額頭,感覺不是那么燙手了,雖然還在發燒,可是體溫處于下降狀態,他這才放心了下來。

    劉寶田有了這些藥物之后,眼下暫時性命是能保得住了,這讓方漢民才多少安心下來了一些。

    不過對于劉寶田的傷勢,特別是肩胛骨和鎖骨的骨折,他還是一籌莫展,不知道該如何下手,他那點急救的手藝,干這個就不行了!范家來的人,給范星辰帶來了一些城里的消息,告訴范星辰,說目前范正山正在想方設法的為他洗脫罪名,保住他清白之身,請范星辰后半夜的時候,到江邊坐船,讓范星辰連夜從這邊上船趕往宜昌。

    另外城內的軍統現在大批的動了起來,很顯然是針對方漢民的,昨晚的事情鬧得真是太大了,軍統吃虧太大,真的是動了真怒,連不是姚維明所在的部門的軍統特務,也都動了起來,開始加入到了對方漢民等人追捕的行列之中。

    還有就是范正山那邊,還在想辦法,想把陳曼給送出城,但是眼下陳曼已經被總醫院方面勒令禁足,并且有軍統特務公開的盯著陳曼,讓范正山現在無法輕易的將陳曼給弄出來。

    至于史玲那邊,范正山托人轉告方漢民,現在史玲藏身于他的好友張朝正家中,現在很安全,根本沒人留意到張朝正的家,所以讓方漢民大可放心,張朝正這個人他非常了解,他答應的事情,就一定會用心的辦,史玲藏身于他家中,現在完全不必擔心。

    范星辰把這些事情告知了方漢民,并且告訴方漢民,他不打算走,他要留下來,在這里幫方漢民。

    方漢民聽罷之后,既感動又生氣,感動的是范星辰這個人太義氣了,完全將他自己的安危置于不顧,為了他方漢民,什么都不顧了!這樣的情誼,讓方漢民如何不感動?

    方漢民聽罷之后,眼圈不由得又紅了,張了張嘴,但是卻不知道說什么好,總之謝字這個時候,已經不足以表達他對范星辰的感激之情了。

    但是想了想之后,他還是露出了怒色,對范星辰說道“我說你怎么這么傻?

    你已經為我做的夠多了!現在我也沒事了,你也該為你自己考慮一下了!現在有伯父幫你洗脫罪名,你為什么要拒絕?

    難不成非要讓你自己淪落天涯嗎?

    你要是不走,又讓我該如何自處?

    別人沒機會,也就不提了,你現在有機會,為什么不走?

    走,算我求你了!有伯父幫你,軍統并沒有什么真憑實據,也不敢拿你怎么樣,去宜昌轉一圈回來,你還是清白之身!聽我的話,走!”

    范星辰煩躁的說道“別勸我!我不會走的!起碼這個時候我是絕對不會走的!清白不清白,對我來說沒啥大不了的!這么多弟兄,都能啥都不顧,我憑什么這個時候走?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先把你和史玲送走再說!”

    方漢民聽罷之后,一把抓住他胸口的衣服,對他低聲吼道“你咋聽不懂呢?

    伯父就你這一個兒子,你們家大業大,要是你成了個被通緝的對象的話,伯父怎么辦?

    這么大的家業怎么辦?

    你忘了以前我對你說的事情了嗎?

    你只為我想,難道不能為伯父想想嗎?

    你對我講義氣,我心領了,我感激!但是人不能只講義氣呀?

    百善孝為先,你別忘了,還有孝道需要你去盡!伯父和伯母就你這一個兒子,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讓我怎么跟伯父伯母交代?

    伯父和你幫我幫到這種程度,我已經感激不盡了,你難道想要為了你再負疚一生嗎?

    走,這邊我會小心的!你不要犯傻好不好?

    算我求你了!”

    范星辰一臉肅然,搖頭道“你別勸我了!你以前說的,我開始還有些懷疑,但是現在我不再懷疑了!你我還有這么多弟兄,為了抗日,出生入死,血灑疆場,好不容易百戰余生,你這前腳剛退役,后腳軍統就想要置你于死地,我還真不愿意伺候他們了!我爹媽現在年紀都不算大,春秋正盛,用不著我操心!等過幾年風頭過去再說!反正你說什么我現在都不會走的!再說了,老劉還躺在這兒,生死未卜,你讓我走?

    換成你你會走嗎?

    你要是說你能走的話,那么我就走!要是你覺得你不會走,就也別勸我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憑啥讓我做?”

    方漢民聽罷之后,被范星辰堵得直翻白眼,因為范星辰后面的話殺傷力太大,如果這事兒換做是他的話,他肯定也不會為了自己,撂挑子走人,現在方漢民拿這句話堵他,真的把他堵得夠嗆,覺得無力反駁。

    看著方漢民張口結舌,直翻白眼的樣子,范星辰倒是痛快了,嘿嘿笑了起來“咋了,沒話說了!沒話說就別再勸我,咱得想想辦法,看看怎么救老劉!”

    方漢民翻著白眼說道“那你怎么跟你爹交代?”

    。

    2
cs真人游戏